Skip to content

2016年分享的项目

17-1月-19


ShareCode
感觉曾经写得很幼稚。。。

编程梦

10-1月-19

写一个软件,从几十行的demo,到上百行的雏形
然后不断修改bug,新增功能
超过一千行的时候自我感觉是一个很大的工程
超过了两千行代码已经细节自己已经都记不清楚
然后三千行,四千行,五千行
现在看代码,似乎它是活的,我把自己生命的一部分灌注到了里面
编程梦,就是织梦的过程
我相信每一个软件的开发者都对自己的产品充满感情
这是多么幸运的旅程

谈他们为什么对孩子动手

09-1月-19

1月8日北京西城区学校后勤人员因劳务纠纷“伤”孩子的事情不需要再多介绍。这是第多少起了?还会有多少起呢?
我猜测不需要多少时间,这个人的个人信息就会被传播,大家会在其中找出和自己不同的地方以区别犯罪分子特征。甚至,政府可能下令全面提升学校安全级别。有用吗?
这是典型的报复社会的例子,所谓报复社会归根到底是社会的破坏性在某处不合理的转嫁。而这样的报复社会不仅仅是转嫁伤害,更是放大伤害。报复社会和社会的冷漠是共存的,一定是社会出了什么问题,所以才会出现此类现象。就类似,如果经济没有出现问题,那那么多重量级的经济政策变动是做给谁看的呢?如果大家还不承认社会冷漠状况的存在,预测报复社会会继续爆发下去,哪怕你怎么防,哪怕你多小心。
破坏性是指什么呢?它具体是指什么呢?它的数量是恒定的吗?什么会放大它,什么会消除它。
破坏性是缺爱状态下对一方造成有形无形的伤害,大部分情况下是故意的,还有一部分属于正常的随机。
具体如:老板把职员骂了,老板以职责本身甚至以不合理的理由打击了别人的自尊。
破坏性大部分情况下是恒定的:那个故事的后面是男人回家了把自己的委屈统统是放在做全职太太的妻子身上,而妻子则把气撒在了狗身上,狗又去咬了别人。
破坏性的放大和缩小是最为复杂的,因为变量太多所以毫无公式可言。报复社会肯定是会放大的,复仇因为大部分情况下自身也会受到惩罚也是放大的。好脾气的人,宗教,道德,制度,自我压抑(包含自杀)则把破坏性控制在合理范围内。
破坏性的反面就是爱,也只有爱能够彻底抹掉人内心的伤害,而有爱的前提是关系的建立和信息的沟通。这是一个超级巨大的命题,也是一个伟大的事业。我只说一点,大家不要说谎,哪怕一句“你好”都不要说。真正的不冷漠绝对不是开口就是“大哥,大姐,亲爱的,亲,么么哒”,也不是职业的微笑,而是关系的双方真正地理解和认同。而只有这样人才会为自己,为别人做正确的行动。
很多事情,在地球上发生了几千年了,我们从苦难中到底学会了什么呢?就比如我们从战争的残酷中竟然学会了只有自身强大了别人才不会打你,学会了足以毁灭人类的核武器是现代和平的基石。人是多么狭隘,愚蠢,残酷和丑陋呀。在第六次物种大灭绝的当下,人类有何颜面自称万物之灵呢?收起那些虚伪和假道德,假文明吧,如果这种自欺的趋势得不到扭转那绝对毫无希望,哪怕来再多老子孔子基督耶稣释迦牟尼默罕默德,古圣先贤,英雄伟人领袖。
我想从根本上否定大一统的世界观,因为从人类生物的认知底层,人是感知不到世界本身的,但是世界确实把所有个体联系起来。怎么办呢?没有办法!一切想法都是错的,一切理性都是反理性的。如果从古至今已经有参透宇宙奥秘的人,那么要么他藏起来了,要么他去行不言之教了。而有接近三分之二的可能性,命运是存在的,就在我们身上,只是他比我们无法感知的磁场还隐秘。
我很欣赏庄子,他的敏锐,智慧是超凡的,更重要的是他做选择从不拖泥带水,据说他活着时只是一个穷困的loser。这样的人,为后人留下一部著作,正所谓得道者帮助世界多,不得道者祸害世界多吧。佛教的很多思想,真的是让人敬佩,不知是释迦摩尼是补锅的过程中碰巧碰到了真知,还是他真的已经超越了极限,怀着慈悲心为某部分人换来了两千多年真正的和平。无论如何新的挑战已经存在,危机已经到来。。。吃饭去了,不说了。

种子习惯寿终正寝

20-12月-18

种子习惯已经连续一周无法访问了,我曾经对他的担心还是落实了。

管理人员一直说还在维护中,可是,如ofo退押金一样一拖再拖。

曾经一年都在用种子习惯,他也激励了我好久。上面还是有好多我喜欢的人,如果再也联系不上,实在是遗憾,哪怕是弱联系。

我为什么曾经宣称过自干五

04-12月-18

记得曾经向一个人表达过我自干五的立场,每每想起来总是后悔。那个人已经失联,不过会不会因为那些话给人留下令人讨厌的印象呢?

因为那段时间刚刚出了拉斯维加斯枪击案件,大家都在讨论禁枪的事。而有一部分人坚持中国也应该学美国。我感觉很气愤,质疑他们天下打乱了他们负不负得起责。

另一件事是还是那部分人,看到一个英国前首相在广场喂鸽子的新闻,就把国外描述的仿佛天堂,说不会有那么多争斗。而中国当官的做了坏事才需要保护。我严重质疑,因为国家元首是受到终身保护的,哪怕退休也会有专门的人保护。

这两件事让我认识到某些人宣扬的言论真的很危险,我需要反对他们。自干五的身份也是由此而来。

我们需要真正解决问题,而不是单纯的斗争,把仇恨拉起来,把当权的人赶下去了,你还是没办法解决问题走老路甚至还不如人家呀。

所以要从宏观看问题,切不可草率行事,因为此等事,关系人命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