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谁是我的帮助者

16-5月-18

帮助者,同义词:朋友,贵人,恩人。
昨晚我很悲伤,悲是悲观的悲,伤是受伤的伤。我姐回家就一直和家里打电话,而我不好的情绪只能烂在肚子里。是的没有人会觉得我有问题,父母说起我总是很得意得说对我放心,我姐对我的评价是“挺好”。似乎我真的没有问题,也不会出现问题,或者说根本没有人关心我的问题。
有时候我会感觉很累,有时候为付出得到的倾斜而不平,有时候会为自己感觉悲哀,有时候会为未来感觉担忧。只要我能感受到自己的感受我基本都能处理,唯独有时候对于整个世界的怀疑和迷茫令我手足无措。
记得去年冬天我连续一周情绪不对,甚至总有很危险的想法,我无法克服。我向我姐求助了,结果却不小心激发了她的伤口,听她哭诉了一通。也许,帮助者还有一个同义词:倾听者。
人心中都有一个英雄,也有一个受伤的小孩,一旦否认自己改变的力量受伤的小孩就会被无限放大。但是谁没有脆弱的时候呢。
如果反思自己的问题的话:

  1. 太脆弱,被人伤害了又能怎么样呢?别说无意,就算有意伤害又能怎样呢?
  2. 太善良,不懂得伤害别人就是保护自己的道理,人善被人欺。
  3. 太无私,理所当然的帮助都会变成理所当然,而付出的是付出者的心血,不会被感谢,不会被回报,为何还要去做。
  4. 太仁慈,太容易原谅他人的过错,太容易咽下委屈,太容易以和为贵,不懂得激化矛盾也是解决矛盾。拖拖拖,受伤的总是自己。
  5. 太没原则,别人虐我千百遍,我待别人如初恋,别人说我厚道,我说自己有病。

我总想梳理一下自己的人际关系,讽刺的是我根本就没有人际关系。也许这次是没有帮助者这个质变的量变吧。

电视剧-2

16-5月-18

昨晚十点多女朋友还在看电视剧,劝说无果,结果她直接看到了两点多。睡觉前收拾把我吵醒了,她委屈地对我说:以后再也不看电视剧了。
早上做了饭,女朋友睡觉没吃,让我姐刷碗她都嫌没有时间,我去她屋,她竟然在看着电视剧《泡沫之夏》化妆,我说了要制止她看电视剧,她竟然很有情绪地对我说:看电视剧是她放松的手段,每天够累的了,奈何要把唯一的兴趣都不让了。那样的话每天就没任何乐趣了。我无话可说。
我姐把看电视剧抬到了很高的地位,一路上思考“看电视是不是算是爱好?”,“到底怎么才算不浪费时间”这个问题差点让我大脑崩溃。
是的,就消磨时光而言,画画,听音乐,读书,甚至写字相对于看电视剧并没有本质区别,就连我们所谓的努力奋斗到最后也都是浪费时间的。那怎么样才算是浪费时间呢,我想,这就是主动与否吧。就比如富二代是不值得被特别尊敬的,而艰苦奋斗的人人人敬仰。被动的享受和主动的作为是有本质区别的,在作为,哪怕是一死一念当中我们的人生都会变得完整清晰。
还有另一个手段去检验这件事,那就是强迫她们不再看电视,去看看她们的戒断反应。如果她们反应不大,那就说明看电视剧是有益活动,如果戒断反应严重,说明已经成瘾,严重依赖。而依赖成瘾是否好坏应该不用论证。
就我应该如何去做这件事,我昨天说我不做谏官,可是那是以我自己的角度的博弈最优解,如果考虑到她们并不能伤害我,我想,我就要得罪她们了。能够被得罪的人,就尽管得罪,因为对方被得罪是迟早的事。看看她们对我的反应,作为考验,我也能了解我在她们生活中的位置。
我姐早上说:你也有兴趣爱好,你就不浪费时间了吗?这句话很是刺痛我,我不知如何反驳,但是我所有的浪费时间都是因为美好的愿望,比如希望身边的人变好,希望自己更加好,希望学习很多东西,而不是逃避现实。现实就是一场游戏,需要不停打怪升级,不停积累装备,不停探索游戏的各个角落。我并不清楚这场游戏是否是浪费时间,但是我似乎别无选择。

万恶的电视剧

15-5月-18

每次去我姐屋,她都在看手机或者平板,手机在做什么我不清楚但是平板是必定在放电视剧的。
昨晚女朋友晚上十一点多了还在看《红高粱》,是从第一集开始撸剧的节奏,播放速度2.0就是她所谓的节约时间。
电视剧的上瘾性已经用事实证明了,我身边的人是,我自己也是。看了一集就像想接下来的剧情,直至看完。而无论看不看完它都对自己的主线任务没有任何帮助,只会为自己的时间线上留下大片大片的没有意义的空白。
其实让她们看不成电视剧是非常简单的,只需要更改爱奇艺的密码就可以了,如果实在不行就强制断网嘛。可是我真的有权利那样做吗?虽然事实上她们生活的好坏都和我密切相关,可是主观上似乎没有没达成这个共识,所以我干涉她们一定会不高兴。
另一个原因是,电视剧是否是她们缓解一天压力的手段。虽然我提倡直面问题,也觉得看电视剧不仅浪费时间,更耗费我们专注于现实情况的心力。我多想她们学会在安静和孤独中积蓄力量,可是她们不是我,我无法强人所难。我越来越坚信好人是没有好下场的,忠言逆耳的人死得都很惨,绝对不做敢于谏言的傻蛋。所以我保持沉默。
痛苦是一件好事情,也许她们足够痛苦了就会改变,问题越积越大她们就学会了反思。而我的帮助也许反而延长了她们蜕变的过程。大仁不仁吧。任何人都应该为自负责,我是,她们同样也是,所以我应该逐渐舍弃因没有提供帮助而产生的负疚感,她们应该为自己负责。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英雄,同样也存在着一个负罪的小孩,我很遗憾接触她们那个负罪的小孩太多,而无法激起她们英雄的人格。希望她们越来越好。同时我也会努力,克服自己的弱点,耳溶目染也许是对她们最大的帮助吧。
我并不觉得我比她们好,我也需要不断打怪升级不断成长。未来的路用此刻去创作吧,而此刻的得过留给未来去印证。

质疑的动机

13-5月-18

20世纪是用来解决贫富分布不均问题和物质困乏问题的世纪,前半部分是上半页,后半部分的后半页。或许用世纪的分界方法实在有些偏颇,这样说只是为了理解。理解以更高的时间跨度去理解问题,思考问题。

有时候很羡慕文艺复兴之后的那些科学家们,距离我们几百年的世纪(20代人),那些人从宗教的牢笼中走出来,开始探索全新的科学宇宙。他们为我们此刻奠定了科学基础,思想基础,而我想的是能否开辟全新的纪元。

对于过往的认识非常重要,没有对过往正确理解的能力就没有预测未来的能力。那么21世纪是怎样一个时代呢?这个时代的主题到底是什么呢,如联合国所说的和平和发展吗?和平和发展是同一件事,因为没有和平是无法发展的。但是实际上是吗?我所看到的现象是物质已经快饱和了,反而更重要的是野蛮发展路程遗留下的问题。信息科技是这个时代的标志,虽然上世纪下半页为信息科技奠定了基石,可是不得不承认,新的领域,新的基石又再更加迅速的产生着。

我之所以不愿意将信息科技归于发展之中,是因为它实在包含太多含义,它解决的不仅仅是生产,可能更是未来所有领域实现突破的基石。信息真正得到聚合,从而重新审视,我们所处的时代也许仅次于科学发现潮流了。

我认为,信息科技已经足够承载和传播信息了,工业4.0,人工智能看似前途无限也只是继续这几十年的老路,“很贵的杯子就不是杯子了吗?”,“做着同样的事情,为什么要另眼相待”。

类似的概念还有:

  • 大数据就不是数据了?
  • 云计算就不是计算了?

上世纪末解决了政治分歧的问题,虽然解决的不算好,可是似乎获胜的一方已经出现了,那就是我们所处的以美国为主导的价值观的一方。

那么未来我们会转向何处呢?政府报告里面说了,接下来是个人自我实现的时代,而伴随着这个时代的深入许多领域都将被重新书写。我们会产生新的婚姻制度,我们会摆脱物质贫乏时期对权利的依赖,有更多人有闲暇思考生命的实现最大化。如果陷入发展的泥潭之中,就会出现圣人力挽狂澜。这些都是可以期待的。

我致力于活于时代之外,就仿佛陆生动物选择不生活在水中一样。不适合,也许也是一种机缘。走错路偶尔也能发现新的风景。我希望认识一些人,他们是真正的生活者,学习者,是从本性上就有质疑品质的人。质疑是非常可贵的品质,他比谦虚更加可贵,甚至是善良和智慧的基石。

发现谎言并不是可贵,发现为什么谎言会成为被接纳才是关键。就仿佛再多的灯泡也照不亮夜的黑,而太阳却可以将黑暗变成光明的附属品,影子。我本就黑暗,所以我终生寻找太阳(当然找累了也在黑暗里睡一会,嘿嘿)。

不再帮忙,不再推荐

09-5月-18

我向别人推荐过什么呢?

网盘:

(360网盘曾经很火,后来转型了)

笔记类软件:

1.为知笔记(觉得很不错,哪怕倒闭也不怕笔记丢失,然后就真倒闭了)
2.印象笔记(对方根本没用)
3.Anote(前女友,存了很久的笔记,没有同步,然后应用整个删掉了)

密码管理:

1.lastpass(我姐忘记密码了)
2.推荐的密码规则(然后她想不起自己设置的密码了,密码规则是为了不忘记用的!!)
3.用TrueCrypt帮我姐保存过文件(我负责定期备份加密文件,密码只有她知道。然后她忘掉了唯一的密码。)

书籍,推荐过几本。对方真正看了吗?似乎是没有的!!!
帮过朋友的忙,结局都惨不忍睹。介于人情就不列举了。
从人格分类上来讲,我典型的是一个帮助者,富有同情心。所以我看到别人的错误,面对别人的需求总有义不容辞的动力去付出精力。然而事实上我并帮不上忙,反而会让对方陷于尴尬(比如丢失集中化的笔记,密码,浪费时间去读我推荐的书,耽误他人按照正常程序解决问题的时机)。
所以,今后还是集中精力于自己的主线任务吧。也许做一个榜样的力量要高于那些帮助。人永远只能记住自己羡慕的人,知恩图报似乎不包含于人类本性当中。更深的原因,无论为别人付出多少,前行的路上永远是孤独的自己,不是吗?大部分人都是有缘相聚,不相负足以。

真的极简吗?

08-5月-18

2017年下半年接触断舍离,中间做过的事情包括:
1、手机APP极简到一屏能占下
2、极简掉一些平时记录的习惯(种子习惯记录日常,知乎回答的所有问题,公众号写的文字)
3、书籍都收录在柜子里,只看到自己在看的书
4、扔掉了一些没用的物品
5、把一些自己不再喜欢的衣服捐掉了
6、定期整理屋子,重新审视
7、数字物品的整理,微信清理
8、将垃圾邮件退订
上述所做的事情对我确实有了很大帮助,可是前几天女朋友说我是假极简令我感觉自己并没有做到真正的极简。比如她说我的几点:
1、剩下的饭就算吃饱了也要吃掉。
2、电脑里储存太多数字资料,却没有看的计划(用她的话说,看过之后再存新的)(目前总资料大小10T+)
3、没有物归原处的习惯(有时候)
4、看太多与自己主线不相干信息,做事目的性不强。
5、厨房里的食物经常有的还没有吃就又买了新的,有一些东西则一直干放着
所有这些错误我也意识到了,只是在别人批评的时候才有动力去改变。那我是真的极简吗?曾经有一段时间极简带给我很深的焦虑,仿佛一切的糟糕都是我没有极简造成的,然而事实上我远远没有把握极简的精髓,那就是对自己生命的尊重和保护。仔细想来,我能否时刻有意识地为自己负责呢?一天当中有多少时间是得过且过,循规蹈矩呢,回顾每天的生活我有多少天是满意而充实的,那些时间我为什么不去改变,不去反思自己呢。
真正美好的生活只会留给真正认真时刻敏感的人,容不得半点马虎。极简并没有标准,无论做了多少,内心不去改变就不会有本质的变化。

内在的愤怒

08-5月-18

早上做了饭,女朋友说没睡醒不吃,我姐一直迟迟不起床看样子非要等我把饭摆在桌子上才起床。那个时候我明显感觉自己的情绪,叫做愤怒。
我只是想和亲人一起吃个早饭,而现实是他们面对做好的饭都不积极。
对于现实的无奈激发了我的愤怒,可是无论我有多努力,都不是绑架别人的理由。有人早上就是睡不醒,有人做事就是慢悠悠,我的努力和付出不应该成为指责别人生活方式的借口。
我的内心深处是否也有愤怒呢?虽然我早上并没有说什么伤害人的话,可是我能感觉到那种愤怒的感觉时不时要控制我。我能否做一个没有愤怒的人呢?我是否需要加强沟通,协商,提前计划的能力而让现实趋近于我的愿望。

篮球

07-5月-18

和女友去打篮球,问我篮球场地的线都是做什么的,我的回答是 :不需要知道。她依旧问,然后我说:这个世界上总有一群人喜欢制定种种规则,然后用规则欺负别人。
岂料女友开始质问我:到底知不知道。然后我又说:这里有一摊X,我不用吃就知道他是臭的,难道我非要吃过才有资格说它是臭的吗?然后遭到一阵追打。
打篮球确实是让人开心的运动,而回忆起来上学时候的篮球并不让人开心,因为学校篮球场总是被打比赛的人霸占着。当时的我,现在的我都很难体会几个人挣来抢去有什么意思,这样的打球我很不喜欢。就比如下棋,我很讨厌和企图心很重的人下棋,下棋本是探讨,我从来不会为别人犯错而高兴所以向来允许别人随意悔棋,而我下错之后是绝不悔棋的,甚至我会觉得那一手坏棋很可爱。下棋可以看清楚一个人,打篮球也是一样,一个喜欢截停别人面前球的人是万万不可接近的。一个把争抢味道带到球场的人,是应该远离的。
规则代表着侵略和掠夺,这似乎是大逆不道的话,而我认为正是那些不经意的看似荒谬的话才是解决一切问题的钥匙。一个被麻痹太久的人是无所谓看到真相的,比如电视剧里的男女主角往往是最好看的,而我们宁愿花好久去看别人的故事,也不愿意花点时间确认不完美也不可爱的自己才是真正的主角。男女主角漂亮这件事本身也很令人恶心,漂亮本身不是错,错的是漂亮变成了一种对他人生命和尊严的剥夺。

无隐私的时间轴

27-4月-18

早上说到了竞争,我无意评价残酷的社会,只是说出了事实。但是说起竞争本质上还是自己和自己的竞争,而我们此刻所理解的竞争其实换做掠夺或剥削更加合适。
我们在学业上‘竞争’真的是为了学问,教育机会吗?归根,我们希望参加到通过智力获取劳动果实的队列。我们听惯了有人鼓吹智力劳动也是劳动,而且可以创造更多价值。可是扪心自问,有几个人不明白,所谓的智力劳动都是抄来抄去,我们把抄冠以“借鉴,参考”,“应用”等无害词汇。而房子是需要一砖一瓦盖起来的,粮食是一滴水一次肥种出来的,每一件衣服都需要流水线上的工人耗费生命而我们对此视若无睹,对浪费了的生命麻木不仁。然后满口高大上,道貌岸然。
除了物质的掠夺,损耗生命时间之外,精神的掠夺也是竞争获胜者热衷的把戏。我们有太多专家,教授,有太多权威,研究一些深奥的问题。我们有太多成功着把偶然说做必然讲述着自己的成功之路。他们是时代的佼佼者,历史的弄潮儿,历史会记录他们而非默默无闻的追随者们。这种剥削太多普遍,比起物质侵略,这种对生命尊严,意义,成功感,存在感的收割更加令人不寒而栗。
总得来看所有的剥削者,他们有一个特性就是他们是在侵占别人,而不是主动创造价值,开辟新的领域。或许有人马上会反驳,那社会是如何进步的,创新的事物如何产生的。可是从社会的角度来看,这不足以为所有不公,不义,不平背书。时代进步的成果应该尽可能均匀的洒遍每一个角落,真理并不属于发现者,真理就是真理。
事实上,侵占他人财富的人群是没有创造财富的,精神掠夺别人的人也不可能有什么真正的建树。迷信权威的人无法摆脱无形的枷锁。而每一个人真正要做的,是成为上述几类人之外的人的样子。
隐私,是一个很可笑的词。我们往往用坏人来证明隐私的合理性,可是事实上我们害怕的往往不是伤害,而是见不得光的懒惰和欲望。我无需证明在互联网时代人有没有隐私,我只需要问圣经中的一个问题:普通之下有没有新事?
隐私事实上妨碍了人与人之间的理解和沟通,妨碍的问题的暴露和解决。一个个封闭的小格子,让万物万事间的相互关联不再明显,人与我的间隔让彼此陌生,防备,仇恨。最近总有人谈“黑暗森林法则”,最近人们总是热衷于博弈论。人吓人最可怕,人害人最无情,自己人和自己人都如此残忍,我们对其他生物的屠杀和残忍也就理所当然了。
没有隐私的活着,直面恐惧和不安,迎接过去的真相和未知的未来,认认真真对待自己有限的时间轴。永远相信:夫唯不争,天下才莫能与之争。

孩子是自己的好?

27-4月-18

自己的家的孩子好吗?大概是的。别人家的还自己就不好么,也不是。
自己可以表现出对别人家的孩子喜爱吗?不可以,自己的孩子会感觉伤心。别人的父母会觉得你要抢孩子。
此种对应关系,是天然的隔离,而隔离则意味着竞争。
竞争从孩子开始,孩子由此开始参与这场游戏。
事实上,每个人的基因不同,性格不同,智力也不同,再加上家境不同,环境不同,起跑线从来就是不平行的。
我们为什么极力要让自己的孩子在竞争中获胜呢,因为我们深谙这个时代的规则。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社会规则的不平等,导致谁都希望自己的孩子占据有利位置。
规则的获益方无意修改规则,规则的弱势方无力修改规则。所以,全部参与,参与即维护。
心灵鸡汤从来只讲心灵上的自由和向上,可是却无法直面令人无奈的现实。主流,非主流,高,低,贵,贱,努力,逆袭。这也许就是我们此刻的虚假繁荣吧。
我想,从数学模型上来讲,绝大多数人都是受害者。可是这依旧无法撼动现实,因为我们都以为自己可以成为胜者。
我们已经逐渐失去对弱者的同情,“可怜人总有可恨之处”似乎成了新的金科玉律,百试不厌。对弱者的严苛,对胜者的宽容,这也许就是不义吧。不要只看见贼吃肉,不看贼挨打。在所有的文字,所有的影视,所有的语言中,真相远远没有展现它的百分之一。
我希望我的孩子,是神一般的孩子,我不会给他任何压力去适应规则,让他独立,让他发挥最大的创造力。

世界,您好!

23-1月-18

欢迎使用WordPress。这是您的第一篇文章。编辑或删除它,然后开始写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