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一颗不受伤的心

图书馆坐了几个小时,空白的A4纸上记满了笔记,可是当我起身休息的时候,大脑分明在提醒我,上面的字一个也不要信。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学会把所有作者也看成可怜人,因为我能看出超越于他们所讲的背后太多东西,就仿佛我热爱自然,自然的美存在我心里,而你给我看素描画。对不起,我并不会对素描感兴趣。这也表达了我对艺术的态度,认为它们是奇技淫巧,会的人和欣赏的人都是可怜人。

看书,用大脑看,实在是低级的阶段,只有一颗不完美的心才需要通过读书获取他人的意识或记忆来武装自己。这种人,本质上是盗贼,和小偷区别不大,只不过小偷溜门撬锁,大盗窃国窃天下,窃人心。

不要以为我的文字不重要,其实非常多次读书的时候我都下过誓言,不写出文字给别人带来烦恼和制约。我希望像老子说的那样,我自己也真地那样想,行不言之教。(我基本上非常讨厌文字里引经据典,因为这是非常不好的习惯,并且会对读者产生坏的影响)可是我还是要说一些书里没有说过的内容,后者某人提过,可是并没有真正被理解和重视的部分。这也是我的文字总是看起来很水的原因,我的文字不是给实用主义者看的,它们就算看了也看不懂。

是的,昨天我已经把内心的破坏性看到了,我以为我放下了,可是当女朋友口带斥责地说:”不要再打电话了”的时候,似乎原本可以很美好的事,变成了一件我需要面对的问题,或者说,我需要根据对方重新作出行为的调整。我无法理解她,我们一个月前还很亲密啊,现在却要比陌生人更有敌意?她能讲出一套套说辞,我通通是不信的。如果所谓的成熟就是让有爱的心受伤的话,那么这种成熟就算了吧;我不会再让自己受伤了,因为这不是我的错,她不爱我了也许与我无关,不舍是一种好的情绪,是人性中善的一部分。而自责,追究过错,则是破坏性的体现了,伤害自己也伤害别人。

也许在她的意识里,不联系真的是对我好。她也考虑过我会难过,不过她想都会过去的。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is never published nor sha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