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曾仕强逝世

突然看到噩耗,没想到,他还是去了。我说我不会悲伤,可是眼角还是湿润了。

我并不会因为一个人悲伤,那种虚伪的情感我已经没有了,我只是感到生命本身是一场巨大的苦难。想起泰戈尔的一句诗,历史等待屈辱者获得胜利。而我想生命一直在等待生命本身的意义被戳破。

死亡就像数学里的n/0不可触碰,否则整个体系崩塌。我以前很喜欢看书,后来觉得大部分都如电影明星一般是致幻剂而已。美丽的谎言,不存在的希望,等等。曾仕强其实是坏老师,哪怕把坏字拿点拿掉我也坚持世界上不应该存在什么老师。哪怕是这样定位的一个人我都有怀念之情,可见这个世界的不堪啊。

《西部世界》说:残暴的欢愉终将以残暴终结,那是在一个故事维度的描述,而放到整个现实时空,每一个单独的人,圈子,这句话何尝不正在应验或已经应验呢?宗教时代已经过去,随着物质的丰富,它足以击垮权力体系。而人类心智的停滞和科学高速发展间巨大的不平衡必将成为人类的一大坎坷,我并不担心所谓人工智能,读过几本书以后发现目前还不存在所谓终极算法,而那些新发现的算法并不会击垮人类,只是会危机普通人,这才是应该面对的危机。

黑天鹅原理告诉我们,真正的危机无法预见。我有一个列表关注了一些健康或者安全有问题的人,可是我还是无法预料曾仕强在一天前离开,我同样有一个列表记录了我担心的真正危机,但是我不清楚下一个那个列表里的或列表以外的事件会突然发生。黄帝内经说,有诸形于内,比形于外。反过去看,偶然就会现于必然之中。没有人,没有任何方法,没有任何事件足以纠正错误。就仿佛让子弹飞里说的,没有黄四郎才重要,而不是谁叫黄四郎。放弃所有修正错误的努力,因为那只是在浪费能量,同样停止讨好任何人,拒绝不必要的妥协,质疑任何希望,否则希望越大失望和绝望就有多大。很多所谓心理学家,所谓老师就是吃你失败的饭,骗子我们以为我们知道,其实真正的骗子你无从知道,甚至他自己都会在体系找到合理位置。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is never published nor sha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