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在北京体育馆前二手市场见闻

许多七八十岁的老人带着一兜兜旧物件在卖,东西都很旧,也很便宜,似乎每个老人都叫卖着:给钱就卖。
很搞笑的事情:我问一个相框多少钱,老人说五毛钱一个。我犹豫着,问女朋友。这时老人说这一堆三块钱。我当时就决定买了,过了好久,我才发现只有五个相框。后来又买了个圆形的鱼缸,卖钱8元,我习惯性的喊价五元,对方很爽快给我了。想来,其实两三块钱他也会给我,我只是还不习惯这么低的价。
广场另一端有给老人理发的,有老人理完发,还带着满头头发渣骑着自行车就走了。在这里我见识了豪华北京的另一面。一些老人,完全没有打赏消费的大车,过着最基本的生活。他们老了,对这个城市没有用处了,已经被遗忘了。
No,他们没有被遗忘,城管还在惦记着他们。二十几个城管慢悠悠晃过来,老大爷们早就跑了,只有一个动作已经迟缓的老大爷,不紧不慢收拾东西。城管来了,不敢把老人怎么样,甚至帮老人把东西收拾了起来还给他。我猜测,他们敢没收老人的东西,老人就敢躺下。
二十几个城管追理头发的人,理头发的人早就从天桥跑了。我猜想,少雇一个保安省下的钱会比那个人理发赚的钱多。那些保安也是为了任务才那样做的,我猜想,如果有哪个可以被炸出油水的人犯在他们手里一定会被榨干(所谓罚款,没收违法所得等名目)。都是可怜的人,在一个广场在夜间八九点,上演着这样一场戏。
我没有丝毫愤世嫉俗的感觉,我只是观察着,作为旁观者。这就是中国某一个角落的故事,不美好,充满了过去的气味,野蛮而卑微,作恶却坚守善良。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is never published nor sha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