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无隐私的时间轴

早上说到了竞争,我无意评价残酷的社会,只是说出了事实。但是说起竞争本质上还是自己和自己的竞争,而我们此刻所理解的竞争其实换做掠夺或剥削更加合适。
我们在学业上‘竞争’真的是为了学问,教育机会吗?归根,我们希望参加到通过智力获取劳动果实的队列。我们听惯了有人鼓吹智力劳动也是劳动,而且可以创造更多价值。可是扪心自问,有几个人不明白,所谓的智力劳动都是抄来抄去,我们把抄冠以“借鉴,参考”,“应用”等无害词汇。而房子是需要一砖一瓦盖起来的,粮食是一滴水一次肥种出来的,每一件衣服都需要流水线上的工人耗费生命而我们对此视若无睹,对浪费了的生命麻木不仁。然后满口高大上,道貌岸然。
除了物质的掠夺,损耗生命时间之外,精神的掠夺也是竞争获胜者热衷的把戏。我们有太多专家,教授,有太多权威,研究一些深奥的问题。我们有太多成功着把偶然说做必然讲述着自己的成功之路。他们是时代的佼佼者,历史的弄潮儿,历史会记录他们而非默默无闻的追随者们。这种剥削太多普遍,比起物质侵略,这种对生命尊严,意义,成功感,存在感的收割更加令人不寒而栗。
总得来看所有的剥削者,他们有一个特性就是他们是在侵占别人,而不是主动创造价值,开辟新的领域。或许有人马上会反驳,那社会是如何进步的,创新的事物如何产生的。可是从社会的角度来看,这不足以为所有不公,不义,不平背书。时代进步的成果应该尽可能均匀的洒遍每一个角落,真理并不属于发现者,真理就是真理。
事实上,侵占他人财富的人群是没有创造财富的,精神掠夺别人的人也不可能有什么真正的建树。迷信权威的人无法摆脱无形的枷锁。而每一个人真正要做的,是成为上述几类人之外的人的样子。
隐私,是一个很可笑的词。我们往往用坏人来证明隐私的合理性,可是事实上我们害怕的往往不是伤害,而是见不得光的懒惰和欲望。我无需证明在互联网时代人有没有隐私,我只需要问圣经中的一个问题:普通之下有没有新事?
隐私事实上妨碍了人与人之间的理解和沟通,妨碍的问题的暴露和解决。一个个封闭的小格子,让万物万事间的相互关联不再明显,人与我的间隔让彼此陌生,防备,仇恨。最近总有人谈“黑暗森林法则”,最近人们总是热衷于博弈论。人吓人最可怕,人害人最无情,自己人和自己人都如此残忍,我们对其他生物的屠杀和残忍也就理所当然了。
没有隐私的活着,直面恐惧和不安,迎接过去的真相和未知的未来,认认真真对待自己有限的时间轴。永远相信:夫唯不争,天下才莫能与之争。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is never published nor sha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