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教化场

万恶的多看把我在《心理罪》的书签全弄没了,找这一段花了我好几分钟。

书中关于教化场解释比较清楚的一段:

“教化场,什么意思?”
“斯金纳根据实验结果推论出人类没有所谓的自由意志,纯粹受增强物控制摆布。这种理论虽然备受诟病,但是却让后世受益匪浅。治疗恐惧症和焦虑症的脱敏疗法和满灌疗法都是以斯金纳的行为理论为依据的。斯金纳梦想以行为工程学来建构人类社会,以行为理论来控制人类的行为。事实求实地讲,我对此很感兴趣,因为我在文革期间看到了太多违背人们本性的行为,我很想知道究竟是什么引发了那次全民性质的集体失常。如果能找到那种神奇的力量,我们将彻底强化人类的社会性,以此构建一个更为美好的世界。我们设想建立一个在外部影响人类行为的场域,并把它命名为教化场。”
“你的意思是……”方木突然感到一阵恶心,“用训练来培养人类的个性进而影响行为——就像训练动物一样?”
“我理解你的反应。”周老师痛苦地闭上眼睛,“我也知道这个计划是违背伦理的。但是对我而言,学术成就实在是一个太有诱惑力的东西。我当时想,即使我将来像斯金纳那样受到世人的唾骂,只要能为人类探索自身奥秘作出贡献,那也是值得的。所以,我还是决定启动教化场计划。”

重新思考这件事是因为早上堵车,司机不讲规则让情况越来越恶化,我想以一定是哪里错了,想了好久终于想到了教化这个词,从而想到了这本小说里提过的“教化场计划”。
我想,这个理论是没有错的,虽然现代科学发达,文明一下子飞跃了这麽大,但是人本质上从来没有改变,社会政治的确更开明了但是封建社会的残余思想依旧根深蒂固,这不是印证了教化场理论的正确吗?就如学者所讲,唐朝的格调那样慷慨激昂,浪漫崇高。而宋代以后,愚昧,奴性统治了中国人的思想性格,这不就是教化场理论的实践吗?几个朝代的皇帝也许深谙此道,而我们曾将为此呐喊,声嘶力竭想要改变国民性的那些良知们怎么就没有发现这些门道呢?
思想根本改变不了世人,没什么好解释的,去看看古圣贤哲的思想著作就清楚了,真正能改变每个人习性的是整个社会的规则。这些规则潜移默化,看似问题不大却对每个人的行为模式思考模式起着绝对性的作用。我们的应试教育的模式在社会中普及了多少呢?我们在学校那种不会给学生尊严和权力的情况在真实社会中体现了多少呢?网络本是自由的,但是社会上的种种在网络中是否有体现呢?
综上所述,简简单单的司机不按规律行驶这一个问题其实是无数问题的综合表现,如果但提出这个问题想解决,无论怎样都是一个死结。
具体怎么做我不清楚,就像《无间道》中所讲:向来是事情改变人,人改变不了事情。真正能改变的又有几个人呢,释迦摩尼,佛祖,孔子,甘地,毛泽东,马克思,马丁路德。这样的人不会总是出现的。一般情况下,还得待像我这样的庸众慢慢醒悟。
对个人而言倒是有很多学问,很多很多,相比于教化场这样的高度,只能算是小技吧。

如果有需要和我联系,情发送邮件。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is never published nor sha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