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Yes OR No

自然万物精确无比的高速运做,这背后是否有智慧是不得而知的,中国先贤们谈过这个问题统一认识是把这归结为道。道是原因,也是结果,可以自证自辩,毋庸置疑。
中国古代就认识了阴与阳,总结出了易经,我不知道这对中国是好事还是坏事,因为易经不仅强调了阴阳,还强调了其转化。
转化的意思就是说,没有绝对的阴也没有绝对的阳,就仿佛太极图中阴的末端链接阳的开始。古人说这就是智慧,而在我看来这也是中国人没有原则性的开端。阴与阳,正义与邪恶,同意或是不同意,这是最本质的关系,而我们却去研究八卦。
八卦是一种对规律的总结的抽象表现,但是它的本质是自然属性而不是人本属性。所以中国人总是强调无为,夸夸其谈什么难得糊涂,忍一时风平浪静,其实这些所谓哲理的本质就是抛弃主管能动性。中国,中国,我们夸夸其谈我们为什么叫中国,是因为中国人有智慧不走极端,所以叫中国。天呀,睁眼看看中国几千年的苦难史,竟然还有人声称这个民族有智慧。那些在苦难中死去的人就是一个巨大的放大镜,放大的是那些夸夸其谈的所谓文化人的内心的那几个字“人性阉割”。
刚才说了我们自诩的智慧是无关人本的,可是看看那些没有智慧的人都做了什么,他们是权力占有者,是李宗吾所说的厚黑者,是愚昧思想,奴才思想的鼓吹者,是那些御人,御世高手。我们都说圣经是迷信,可是起码圣经里人还有上帝自己的样式,侮辱自己,侮辱别人都有违上帝。可是中国人可是自古卑贱的,相对于男人女人卑贱,相对于君主,臣卑贱,相对于青天大老爷草民卑贱,都如草了还怎么卑贱呢?所以中国自古都有对权力的膜拜,而膜拜的过程又是对这种趋势不断强化的过程。这就是那些厚黑者书写的中国悲剧史,而自诩智慧的中人们,则是悲剧的原材料和花瓣。中华大地,万紫千红,好不热闹。
对了,刚才就说的是奴性,鲁迅大仙问奴性怎么破,写出来让他们看看自己有多丑行不行,立个镜子成天让他们练稍息立正行不行。结果是,你戳破了别人的浓疮,别人骂你还来不及,还会站在镜子前面继续被你寒碜?自古不都是如此吗?命分九等,谁也改不了,你鲁迅也无权指指点点。
好吧,蜡烛熄灭了,太阳落山了。没有碍眼的亮光大家继续睡觉吧。
中国现在有很多问题,很多很多问题,很多很多问题,很多很多问题。拿共产党来说吧,几千万党员,你想解决他们的问题那就是: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别弄得你身陷囹圄之后你才明白真正伤你的不是刺在你胸口的那把宝剑,而是拿着宝剑的无数默默无闻的人的昏睡,冷漠的心。
生命本身不应是美好的吗?是什么,是谁为世界增添了无尽的苦难,让生命变成了磨难。无数的人感叹生命,幻想美好,但是回过头来又必须对生活卑躬踞膝。
苏格拉底说:“未经审视的人生不值得度过”。如果人真的只为一口吃的就要受这么多苦的话,和猪区别应该不大吧。(对不起,我侮辱猪了。)如果人活着只是为什么做爱和繁衍的话,动物在这个层面上都比人要贞洁吧。我们炫耀财富,争夺权力,可是哪怕心想事成也抵不过人只有区区肉身,有生老病死和短短几十年的光阴。
所以嘛,我喜欢植物,从某种角度来看,他们才是最伟大的存在。等人类自己作死作完了,或者某个病毒把人类灭绝了,植物才是这个地球的主人。我们只是客人。没有植物就没有氧气,没有氧气人类只有几分钟的生命。这是硬道理。
好吧,最后说一下为什么要写这些,如果我说是应为我气愤于google被赶出中国,中国以混蛋里理由回应的话,你相信吗?对啊,我在上面只字未提,因为如果我谈这个问题,就和那些浅显的新闻媒体的角度一样了。骂街,有损的是自己,最后打的是自己的脸。所以,我不提出不切实际的问题和无法实现的立场。反正,我会翻墙。除非他们把墙加高,或者上面拉上电网上去者死我是不会跟那些厚黑者翻脸的。
好吧,我承认我的无奈和苟且。
好吧,我坦言我认为的解决之道:驱赶黑暗最好的方法就是点一盏灯。相信我,世界很大,时间很久,只要不绝望,我们总会干几件值得的事,为自己的人生增加点意义,给自己为自己人生画句号的无悔的勇气和自信。我很崇拜苏格拉底,能够看破生死,那得多大的智慧啊。

如果有需要和我联系,情发送邮件。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is never published nor sha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