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

这几天的新闻:地震,美朝,中印边境,制裁俄罗斯,中美贸易战(新冷战?),2亿未婚青年。
我前几天对一个友人聊过,我从来不觉得地震死人是多么可悲的事情,我甚至从来没有过丝毫的难过,曾经的汶川地震我也是班里唯一没有捐款的。天灾嘛,有什么可难过的,人祸才可怕。来看看人祸:美朝之间的斗气,似乎越来越严重,而且很多迹象表明开打是迟早的事。不能发生战争,这是必须的事,这也是王毅部长那么坚定的原因。中印边界问题,打起来的可能性不大,无非是一场闹剧而已。美俄,中美之间的摩擦,只能说明特朗普失去了控制权。而一个混乱的美国,没什么可怕的。
2亿未婚青年。这个新闻似乎很敏感,直接戳中了要害,这个数字说明了太多太多问题。这个问题是值得社会学家仔细研究的。
忘记了十几天前,伴随着连续的几件不开心的小事,我彻底进入了抑郁状态,当然也不是完全失控,只是觉得不想再忍受了。对的,在我的世界观里,很多事情就是游戏,既然是游戏就有厌烦的时候。那个时候也是能量值最弱的时候,还好下班买了两袋方便面吃完缓了过来。
查了一些数字:
中国抑郁症的患病率为6.1%
贝克的研究,25%的轻度抑郁症病人产生过自杀的念头,在重度抑郁症患者中,这个比例高达75%。
在这个庞大的数字中,有多少人得到了治疗呢?被广为引用的两个数字是5%和10%。
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的一项研究表明,20岁至30岁的人群精神压力最高,年轻人这一人群成为各年龄段压力之首。
中国每年约有25万人死于自杀,其中一半以上患有抑郁症。
抑郁这个话题是很多人不愿提起的,就算提起了也会尽量摆脱和它的关系,因为没有人会喜欢抑郁的人,它是正能量的反面,一旦之后某个人有抑郁症,人会很本能的远离。可是,问题终究是问题,需要面对。人生两三万天,而抑郁这个问题值得花一天时间去面对和思考。毕竟,谁敢说自己没有抑郁过呢?
我对现在这个世界的评分是四分,对于历史我的评分是三分或者更低。在这样一个世界里,抑郁症是不算意外的。关键在于,抑郁症的开关到底是什么,如何能关闭它。
根据我这次的经历,我觉得是信息过载。没错,我把这次的情绪极度低落归咎于一本我最近看的书《XXXX》(为了不让它继续祸祸大众,我就不说书名了)。看了这本书之后,好的方面可以说,我刷新了对生命的认识,坏的方面就是,一旦你明白了一个事物的本质,那么游戏就会变得索然无味,抑郁症就会被唤醒。人无论他的本质结构和运行原理是什么,他终究是环境的产物,必须依靠环境,社会环境无论如何必须得玩下去。
我觉得对付抑郁症从宏观上来说很简单,一方面提高患者的能量值,另一方面为其提供良好的康复环境,没事就提什么正能量的这一套应该为那些自杀的亡灵负责。对生命的尊重和敬畏才是真正的正能量,面对问题的勇气和义务或者自发的帮助的无私才是正能量。很多正能量,在我眼里就是即将腐败的桃(估计很多人知道我不爱吃桃子,就是这个原因,因为我觉得哪怕再好看的桃,也是在腐败的路上)。
最后一点我想说的是:抑郁一条捷径,正因为是捷径,才更加危险。幸福和痛苦,哪一个好,哪一个坏,真的很难说清楚,关键在于如何看待。每一个人谁没有幸福过,谁没有不幸过?正确的看待成败荣辱就好了,得意的让他们嘚瑟去,装逼的让他们再装一会,痛苦的告诉他一切都是一个过程,失意的告诉他未来永远比过去总要。
如果有需要和我联系,情发送邮件。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is never published nor sha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