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

现在是凌晨四点十分,昨天晚上有点困,九点就睡了,果然两点多就醒了。按照我的经验,如果醒一会再睡,一天都会很头疼。所以以后最好的办法一定要过了是十点才睡。
今天还没有打开笔记本,所以不能发励志名言了。
昨晚最大的感受是下班后最想呆的地方是厨房,洗碗的同时一天不好的心情就都没有了,自己做饭也很有意思。我的做饭水平很差,毫无天赋。
早上有那么一会感觉,我并不清楚那是什么,仿佛自己的生活里缺少什么。我对一个人应该依赖别人充满怀疑,我觉得那是不完全人生的体现,在依赖的同时人会变得弱小,不自由。有一些东西一旦染上,幸福和痛苦等价,彼此抵消。说白了,恋爱不是一个理性的活动。
正好可以接上我昨天早上十几分钟的思考,那个时候在路上走着,我突然意识到,我从来不清楚女人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当我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我承认我发现自己的大脑内存不够了,因为太难描述。当我向一个女新朋友聊起我的这些想法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还有大女子主义这个东西。
我的想法有:
有一个笑话说有一个人买了一本书《男人脑子里除了性还有什么》,等他剥开封皮,发现里面全是空白的纸,换言之什么也没有。我思考这是否属实:我的结论是绝对不属实。原因:第一,男人只有在某些时候会想,而且男人和男人差别很大,不同时期也不一样。就比如我有一段时间就对丝袜深恶痛绝,一看到就绝对恶心,难以理解,绝对很怪异。第二,仔细想来,男人做的正事要远远高于女人,比如科学,国家建设,生产制造,思想界,甚至最好的厨师都是男性,理发也是男性。我甚至想不出来有领域的顶端人才是女性的。当然了,女性暂时还保留则生育权,生育权就是可以生,也可以不生。这一点太重要了,人类的繁衍还要靠她们呀。但是生孩子真的能够让男女在社会贡献上的差距如此之大吗?这一点我不理解,抚养孩子男性 也参与很多呀。
好了这个话题到此结束吧,免得遭骂。昨天才知道原来一直看我博客的也只有我姐而已,应为点赞一般为两个,一个是我,而另一个是她。没事写点东西的好处在于,写作是最很接近心流的活动,常常写作能够避免焦虑。纾解一些东西。人的大脑如果不被正确的思维占据,就会被一些荒谬的思维占据,所以我宁愿自己编织整理自己的感受,而不叫别人对我进行控制和洗脑,让我感知不到真实的自己,活在各种不健康的状态之下。
一个人很幸福的时候,就是自己能够感悟到很多别人从没有说过的,那些确确实实的真理一样存在东西,我想那就是一种有智慧的感觉吧。
回想起曾经:曾经的自己也是喜欢写东西的,不过那时候批判性质的多。因为一个心灵比较纯洁的人,一个怀着批判眼光,又怀有崇高理想的人,对现实的种种不满是顺其自然的。我绝对不后悔那个时候,甚至我很怀念那个时候的自己,因为那个时候才是真正青春的记忆,是青春的抗争和呐喊。渴望唤醒身边的人。而现在呐喊不动了,因为懂得了,很多事情并不是凭一两个人就可以改变。我批判的东西,我现在还是反对的,只不过我把那些错误看作是对他们错误的审判或者惩罚。此刻的我,对曾经我生命的过客,毫无留恋。这才是我想起曾经这个话题真正想说的。因为如果一个人,或者一群人对自己的提升没有 帮助,反而打压和消减了你的信心,那么这群人就是对自己有害的,起码是无益的,不值得花费时间再去想,甚至如果再次见面,权当不认识吧。这就是我对曾经一些人的态度。
我经常回想起一些人,那些人是对我真正好的,真正想帮过我的。这种感激也会激励我,同时鼓励我给别人适当的帮助。
这一周,手机上耗电量超过百分之五十的应用是今日头条。因为一天平均两个多小时都在看视频。(具体统计时间还要查时间块,现在懒得查)。这增加我这几天的幸福水平。因为上周办了一张今日头条的流量卡,解决了流量不够的问题。这曾经是我的一个苦恼,也是我的一个心愿,在上周实现了,实在是不错。我会把看过的视频和喜欢的头条号记录在trello上面,抽时间分享给大家。(这个一直在计划中,不过拖延了两天了)
这个世界上很好多种人,有一些人他们会给别人的世界造成痛苦,而我希望成为另一种人,无论我和别人是否能成为朋友,别人会本能的信赖我,因为我是天生无公害的物种。我希望我成为一股清泉,滋润身边受伤的心灵。
如果,某些人,你发现我主动的与你保持距离,或者非常主动的离开你,请相信是你伤害了我。或者,你身上有我特别讨厌的特质。那样的人,我选择成为别人生命中的过客,不参与,不作为,不争辩,不再见。
好了终于熬过了这段时间,希望今天精力能够正常。最后还是提醒我的亲人和朋友们,早上一定要吃饭,每天喝水一定要喝够,睡眠一定要充足,要注意自己的负面情绪。(我不怎么提倡快乐,因为快乐并不是什么太好的情绪,注意自己的负面情绪就好了,保持自己的精力充足,身体周期,凡事有节制就好)
最后标题是说:最近几天写的东西快成日记了,哈哈哈。
如果有需要和我联系,情发送邮件。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is never published nor sha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