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三农问题

我家有不到四亩地,在我的记忆里我很少去,就算去了也总是干得最少,第一个喊回家的人。也许是我个子比较高弯腰困难吧,而且我似乎符合外国人的基因,腿不会蹲,蹲下来就起不来。父母也很心疼我,经常我早上醒来家里已经没人,然后等一天或者中途去看他们一趟。也许那个时候我还是小孩子,反正从小到大我没有在种地这件事上做出过什么贡献。
上学后,工作后我还是愿意到地里去转转。发现很多地里已经不再种粮食,而是树苗或者果树幼苗了。甚至有大片的土地闲置,什么也没有种。村边上有一个很大的面粉厂,哪里被占了好大一片地处理污水。路上普遍修上了水泥地,同时有几家在地里盖起了房子。据说是养鸡场,又据说是做什么生意,反正围墙比普通家的高许多,大门每次见都是紧闭的。
我总是想起温家宝说严守18亿亩土地的红线,也一次又一次问我妈:习近平难道不知道农民已经不种粮食了吗?如果中国粮食出现危机怎么办?我妈的回答永远是模糊的。
前几天还和我妈争论是那一年不交公粮的,我妈说有二十年了,而我坚持只有十几年。今天查下来,05年取消,至今13年。十几年,交公粮已经被遗忘,也许以后的孩子再次听到交公粮只能想到是夫妻间的性行为了,对于苦难和不公,人们总是很健忘。
今天想说这些主要是中午吃饭的时候有一个通知在我眼前一闪而过,说基于耕地的房子,要按照商品房收房产税了。我当然认为那是好事,因为我恨破坏规矩的人。昨天去吃饭,女朋友非要拿一个冰激凌到路上吃,可是冰激凌柜上写得很明确:店内不限量,不可外带。我拒绝了她,她很不快,可是我希望她理解,要遵守规矩。如果规矩有问题,改变规矩,如果规矩没问题就遵守,违反了要接受惩罚。同样,如果我有权力,我一定把在耕地上建房子的人罚的倾家荡产,而且要把那块地上的房子铲平,必须铲平,哪怕已经打完地基的土地不能再种地也要铲平,中不了地可以建成公共设施。所有涉及村官一概免职,不得再选,并罚在职期间所有工资的N倍(因为他们一定收取了相当多好处费)。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is never published nor sha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