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我的姐姐-刷碗和月饼事件的一些感想》

刚刚收拾了厨房,我姐周三煮完饺子碗也不刷,锅也不刷。收拾起来很挺让人生气。接着这种情绪说一说她吧。其实在前几天写《人物志》这个声明的时候就是想写她。至于当时因为什么我会想写,我已经忘记了。为了防止忘记,也是我想写这类博客的主要原因之一。
一天早上,我妈电话里说,以前我被她欺负得哭。说当时我还打不过她,经常被气哭。这确实是事实,虽然那些记忆早就快要褪去,可是在我的童年,姐姐一直是反面角色。也正因如此我听到别人说有兄弟姐妹会不孤单,性格形成更好。我是不屑于这类专家的编造的。兄弟姐妹真正起到作用的还是在社会层面,是长大以后的事(比如社会支持,养老,情感等等)。我的性格底蕴是压抑,内向,窝囊甚至避世的。这和曾经的很多事情有关系,姐姐可以肯定是其中之一,我并没有严重责怪,必将年轻谁也不懂事。
早上打电话,说道她要带月饼的事,她不愿意多带,潜移默化把带月饼只是为了我。打完电话我感觉很伤心,甚至想打电话让她什么也不带,然后告诉她:我饿不死。在这件事情上我是否太过敏感了呢?我在意的是别人不关心我,把理所应当的事情弄成帮我一样,我性格中的很多特性决定我特别不愿意收到别人的威胁。收到威胁这个表述也许很难理解,就仿佛我抵触交际应酬,抵触做任何表演说任何不想说的话一样,真实和执拗令我不太会参与到一些事情中去。我希望我与她之间没有交换关系,我不会因为她为我带了月饼而有任何感激。那是她应该做的,就仿佛我也会为她做很多事情一样。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情商差,可是我知道,一旦有交易的存在,就没不会有真正的感情。
同样的,我至今没有给过任何人结婚时的礼金。我甚至从来没有给过很喜欢的彤彤压岁钱。我不喜欢复杂,我喜欢简单和单纯。我曾经向一个同学说过:人生是你的,怎么做为什么还要别人告诉你呢。想做就做,不想做谁也没有资格勉强你。这样说很有个性,这种表述应该准确吧。
因为厨房的事就抱怨到这吧。谁都是有缺点的,亲人之间当然更要包容,但是我的心很受伤,很委屈。我把这些写下了,希望今后的她,今后的我都更加理解此刻发生的事情。以后总要更好的相处下去不是吗?而相处的过程更应该留下些精彩,快乐的回忆,不是吗。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is never published nor sha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