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再谈隐私

这一个月我完善了自己的任务管理系统,同时把任务公布到了个人首页。我坚持人是没有隐私的。
上一周续费了一年lastpass,我希望在此基础上构建自己的遗嘱系统。当我失联或者意外的情况下,亲人可以请求我的last pass,如果我一周没有反应,则会让对方拥有我的所有账号的所有权。同时,遗嘱的编写也在计划之中。我希望不仅生活中没有隐私的条件下,也要生活中忘却生死的境界。
再说隐私,我想说的是,我们都被骗了。普通老百姓是没有隐私的,我们的隐私无非就是自己的一些小九九,一些三情六欲,事实上,人的龌蹉谁不知道呢?愚蠢谁不清楚呢?人的自私谁不了解呢?又有谁不知道你是个穷人,生活艰辛呢。
真正意义上的隐私,是哪些贪官,是哪些黑心的人,是哪些欺负他人的人,是哪些欺世盗名夸大自己的人。人总不喜欢被人知道昨天别人又送了我多少钱,我的孩子上大学全是我搞关系,我公司生产的疫苗不合格我自己的孩子不打,我今天有一个任务就是打击某个人的信心让对方生无可恋,自己没有学问,非要说自己是清华大学博士吧。隐私是针对这些人的,普通人,没有隐私,或者是,没有资格拥有隐私。
人总希望美好社会,可是自己的很多观念都是错的,坏人只是钻了好人的空子而已,问题是大部分好人有藏污纳垢的空间。甚至,所谓好人,只是还没足够坏的坏人。这样的大环境,针对坏人,是治标不治本。我对我的女朋友说过,坏人的责任就是做坏事。女朋友说我的说法荒谬,竟然还有人的责任是做坏事。我反问道:如果坏人不做坏事,怎么证明他是坏人呢?换一种说法,既然你已经认定他是坏人,那他做坏事有什么不可理解和应该谴责的呢?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is never published nor sha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