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梦里不知身是客

《摩天营救》中威尔是大块头,因伤有了现在的妻子,两个非常可爱的孩子。可仔细想来,现实中大部分同样命运的人也许结局并不会这么美满,起码不会向在电影里那样体面。一个人,一但失去了被利用但价值,结局总是很悲惨的。在美国如此,在中国无论官方还是民间也许更赤裸裸。
电影仿佛一种滤镜,过滤掉现实生活中的很多东西。用计算机系统作比喻就是电影屏蔽了应用层,而是去内存中直接操作数据。每一个人都有其源代码,用心理学的术语叫做习惯,性格等描述的词汇,用社会学的词叫做阶级,职业等评价性词汇,用科学的话语说,是知识,思想,基因等可以量化的指标。
大部分情况下,我们和别人有着相同的源代码,有更加一致的底层驱动程序。相同的源代码,但是隔阂却是根深蒂固的,就比如我和女朋友,哈哈哈。很多时候我们无法理解别人的情绪,每一个人封闭的电信号系统天然做了非常好的物理隔离,人和人直接的接口是语言系统,表情系统等待。
昨晚一点十几分睡的觉,可能是看完灾难电影的原因,脑子刚刚开机,浮现了两个场景。一个是上海杀了两个孩子的人的视角。一个是南京大屠杀中日本士兵的视角。是的,我看到了真相,那就是人不是自由的。天使的类和魔鬼的类同时都被书写进了自己的源代码。我们每一个人,都隐藏者这个世界的一切答案。
生活和梦到底有什么区别吗?心理学家一定会说分不清真实和幻想的人基本可以判定是精神病。可是我们如何证明往日里衣冠楚楚的我们是清醒的呢?生活的桎梏和不自由让我不禁去想象,如果这是一个梦,我是不会就不会如此紧张和在意了。无论这是现实还是梦境,人总是从无知中来,到无知中去。只不过,我实在厌恶了这现实或者虚幻中的谎言和丑陋,那些所谓的真理,和可笑的正义。
我一直是不务正业的人,也不是好的表演者。愚笨是我的代名词。我总是在想,你们替我聪明就好了,你们替我伶俐就好了,反正我们都是一个整体,我去做好我该做的那部分就好了。你们负责基因的延续,我负责重新系统分析,进行代码迭代,基因变异。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is never published nor sha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