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该做什么?

脑袋被撞,答应了猎头大热天来回五个小时的路途去参加了个面试。IT经理问了一个问题:为什么你要做重复性的工作。
面试完我自己在会议室久久回味这个问题。展现在我面前的仿佛是我停滞的人生。回想起自己,确实没做过什么有意义的事情。
活着,或许对大部分人都是生物意义上的。活在习惯的环境当中,做着重复的事情,或许会有充实的感觉。可是一旦脱离往日的轨迹就会发现,人生是荒芜的。
每天早上和平姐跑步,起床往往是艰难的,而运动起来也不会追问自己为什么为难自己。早上六点,公车上已经挤满了人,哪个人不是奔波呀。我对平姐说:那些公车上的人这么辛苦,却做不了什么有意义的事,不是很悲哀吗?平姐回答:有的人能做有意义的事情。我本想继续讨论那些看似有意义是否真的有意义,可是我不想让自己被认为悲观,也不想与人争辩强词夺理。
我感觉自己越来越能洞见生活的真相了,我眼前经常能浮现出一个孩子由小到大,由大变老的种种。我心生怜悯,而这怜悯通常被人认为矫情或者悲观。
我有家人,他们都很关心我,却几乎不知道我在想什么。我试图在他们哪里寻找过帮助和答案,而他们的答案让我愤怒,所以我背离了他们。我知道他们关心我,我同样也希望他们过得好。我有女朋友,也有前女友,在感情中会有温暖同时也有疲惫,不知道现在的女朋友未来会在何方,不知道之前的女朋友能否做到坚强。
人,到底能控制的事情有多少呢?答案可能是少之又少。愿望的代表着冲突,而那些冲突则是我们通常意义上人生的苦。
该做什么,能做什么呢?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我希望家人过得好,希望女朋友快乐成长。无论我怎样希望,我还是无法cover them。我能做的是cover 我自己,cut 我自己。我希望我活得纯粹。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is never published nor sha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