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婚姻是一只碎花瓶

我还没有结婚,而我是考虑结婚的人,所以我想结婚与我并非毫不相干。所以我有发言权。
不可否认无论我们怎样定义婚姻的本质,婚姻制度是目前社会制度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而婚姻说到底就是一个制度,而制度则是规则或者约定,秩序。秩序的目的总是好的,而反观所有秩序,受损害的人大部分是好人。
比如我们为坏人准备了监狱,可是却为好人准备了时刻都应在意的锁和钥匙。坏人应该受惩罚,可是就是这个约定却强化了好人的恐惧,所有人都开始用锁,每个人都必拥有几把钥匙。我们应该解决的是盗窃本身不是吗?盗窃本身是贫困吗?是分配不均吗?还是真的有一些乐于损人不利己的基因物种??这些才是核心问题。
类比于婚姻,婚姻制度的逐渐瓦解是必然的事情,可是目前还是值得重视。比起锁,大门,这类妨害好人的事物,婚姻的影响到底大小,我一个门外汉是无法评价的。门外汉觉得,起码婚姻的存在虽然帮助保护了个人,可是也分化了社会成了一个藏污纳垢之地。对于安全感的执迷反而加剧了自己和整个社会的不安。就比如我们分清了自己家和大街的产权,我们会尽量让自己家干干净净(sometimes),而不顾及乱扔垃圾,看到别人扔垃圾也不制止和捡起。丑陋的真的是人性吗?还是我们的社会框架本身就造成了分化。愤怒于别人的过失,却谅解自己的过错,这不是芸芸众生的常态吗?
我想,我写文章总是抓不住重心,本来我只是想表达婚姻只是一个不完美的集合,而集合从本质上上无法完美,因为集合属于不自由。可是我没有办法直接说这一点,因为一切问题都是关联的。我不愿意读那些学习写作的东西,因为有一些方法确实可以给读者留下好印象,也帮助作者更好的传达中心观点。可是那会妨害我的发散思维,会打破我自身的逻辑性。文字,本身就是一个个字堆砌而成,字句为小片段,段落文字是大片段,一整本书是某一方面的大集合。仅此而已,文字如果能当饭吃也不会那么多人饿死了,文字能完全解决问题,现实还会是这个样子?所以我对写字的利己性坚持不易,至于要给别人洗脑,我会另想手段。给别人洗脑当然是不该的,可是这个社会已经被真正的坏人和自以为不是坏人的坏人洗坏了,难道不该拨乱反正吗?
再一次脱离重心了,而且我总是强调一些虚拟的概念,比如好人坏人这些确实让人反感,可是文字本身就是有局限性啊,你用一支铅笔让我去画一副油画吗?不比纠结于一点,而要看到趋势,看到变化,不是吗?文本本身并无意义,就比如现在的埃及文字,关键在于读的人。
文字是毫无意义的,这也是我坚持的。也许有人说某人的词句传了几千年,可是我只能认为那是悲哀。如果你还能为曾经描写贫困的诗句而刻骨铭心地落泪只能是我们现在还没解决贫困问题。如果你读牛顿的理论而不知道有爱因斯坦这个人,那么我们目前的进步就不会这么大。类似的,如果你坚持爱因斯坦或者霍金的理论,对不起,你已经彻彻底底错了,因为你已经忘记了质疑。而如果你对文字的权威性无法从内心打破,那么你还没有认识到你自己。
牢笼不只是铁窗那么简单,更牢固的牢笼在我们心里。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is never published nor sha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