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

这几天的新闻:地震,美朝,中印边境,制裁俄罗斯,中美贸易战(新冷战?),2亿未婚青年。
我前几天对一个友人聊过,我从来不觉得地震死人是多么可悲的事情,我甚至从来没有过丝毫的难过,曾经的汶川地震我也是班里唯一没有捐款的。天灾嘛,有什么可难过的,人祸才可怕。来看看人祸:美朝之间的斗气,似乎越来越严重,而且很多迹象表明开打是迟早的事。不能发生战争,这是必须的事,这也是王毅部长那么坚定的原因。中印边界问题,打起来的可能性不大,无非是一场闹剧而已。美俄,中美之间的摩擦,只能说明特朗普失去了控制权。而一个混乱的美国,没什么可怕的。
2亿未婚青年。这个新闻似乎很敏感,直接戳中了要害,这个数字说明了太多太多问题。这个问题是值得社会学家仔细研究的。
忘记了十几天前,伴随着连续的几件不开心的小事,我彻底进入了抑郁状态,当然也不是完全失控,只是觉得不想再忍受了。对的,在我的世界观里,很多事情就是游戏,既然是游戏就有厌烦的时候。那个时候也是能量值最弱的时候,还好下班买了两袋方便面吃完缓了过来。
查了一些数字:
中国抑郁症的患病率为6.1%
贝克的研究,25%的轻度抑郁症病人产生过自杀的念头,在重度抑郁症患者中,这个比例高达75%。
在这个庞大的数字中,有多少人得到了治疗呢?被广为引用的两个数字是5%和10%。
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的一项研究表明,20岁至30岁的人群精神压力最高,年轻人这一人群成为各年龄段压力之首。
中国每年约有25万人死于自杀,其中一半以上患有抑郁症。
抑郁这个话题是很多人不愿提起的,就算提起了也会尽量摆脱和它的关系,因为没有人会喜欢抑郁的人,它是正能量的反面,一旦之后某个人有抑郁症,人会很本能的远离。可是,问题终究是问题,需要面对。人生两三万天,而抑郁这个问题值得花一天时间去面对和思考。毕竟,谁敢说自己没有抑郁过呢?
我对现在这个世界的评分是四分,对于历史我的评分是三分或者更低。在这样一个世界里,抑郁症是不算意外的。关键在于,抑郁症的开关到底是什么,如何能关闭它。
根据我这次的经历,我觉得是信息过载。没错,我把这次的情绪极度低落归咎于一本我最近看的书《XXXX》(为了不让它继续祸祸大众,我就不说书名了)。看了这本书之后,好的方面可以说,我刷新了对生命的认识,坏的方面就是,一旦你明白了一个事物的本质,那么游戏就会变得索然无味,抑郁症就会被唤醒。人无论他的本质结构和运行原理是什么,他终究是环境的产物,必须依靠环境,社会环境无论如何必须得玩下去。
我觉得对付抑郁症从宏观上来说很简单,一方面提高患者的能量值,另一方面为其提供良好的康复环境,没事就提什么正能量的这一套应该为那些自杀的亡灵负责。对生命的尊重和敬畏才是真正的正能量,面对问题的勇气和义务或者自发的帮助的无私才是正能量。很多正能量,在我眼里就是即将腐败的桃(估计很多人知道我不爱吃桃子,就是这个原因,因为我觉得哪怕再好看的桃,也是在腐败的路上)。
最后一点我想说的是:抑郁一条捷径,正因为是捷径,才更加危险。幸福和痛苦,哪一个好,哪一个坏,真的很难说清楚,关键在于如何看待。每一个人谁没有幸福过,谁没有不幸过?正确的看待成败荣辱就好了,得意的让他们嘚瑟去,装逼的让他们再装一会,痛苦的告诉他一切都是一个过程,失意的告诉他未来永远比过去总要。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黑客军团第一集

《黑客军团第一季》是我非常喜欢的一部美剧,曾经第一次看我是一晚上追完的。第二部是今年每周四必定会追,连续两个月追完的。 今天想起这部剧,觉得有重看的必要,所以今天仔细看了一集。我强调重看不是想说我有多喜欢它,而是对于这么复杂的一部剧来说,只有看第二遍 才会看到一些第一部不可能理解的玄机。就像,看了第一集,基本上今后的所有事的起因,目的都概括了。真的是有一种醒悟的快感。 埃利奥特是一个网络安全工程师,嗯,我认为这种人应该不能称为程序员。他有社交恐惧症,没办法和别人正常的交流,只能和自己的父亲交流,可是他爸已经死了。所以必然的,他爽约了好友安吉拉的生日聚会,而是找一个罪犯交流,顺便将那个人交给了警察。 因为有社交恐惧症,所以他会周期性到一个心理学家那里进行“治疗”。很抱歉,因为这个心理治疗师不是重要人物,所以我没有注意他的名字。在这个心理学家这里,他说出了他的真实想法: “ 社会的什么方面让你觉得失望? 哦,我不知道。 或许是我们一窝蜂地觉得乔布斯是那么伟大,虽然我们都知道他的亿万财富都是建立在童工的血汗之上。 或许是因为我们所有的英雄都是冒牌货 世界本身就是个骗局 所有的自身评论,不过是伪装的废话 社交媒体,虚与委蛇 或许是我们亲手选出,非糟糕选举之果,实一物积重之祸 财富,金钱,这也不是什么新鲜事,我们都知道背后的根源 并不是《饥饿游戏》这种书让我们感到欢愉 我们只是甘于自我麻醉 因为不再矫饰是如此痛苦 因为我们都是无能鼠辈 ” 是的这一段话的分量 足够重了,以至于黑客军团以这一集就拿了奖(具体奖的名字我就不给各位查了,总是很厉害的,跟绝命毒师一个水平的)。这一段主要说了这个世界虚幻的本质,人们精神的虚伪之处。当然了,每一个抑郁或者像男主这样的人说出这样的话并不让人意外。这些话很能说明他的孤独之苦,就像后面也提到了他面对孤独的情况: “ 我讨厌孤独感袭来的无力感,痛哭流涕发生的太过频繁,现在几乎每周一次。 我在想,正常人这么悲伤的时候他们会怎么办?我想他们会找朋友或者家人,这不是我的选择。 (然后引入了他的吸毒) ” 是他有问题,还是这个世界有问题?这个矛盾就出来了。是的,他是觉得世界有问题的。(具体的,该如何看待这种矛盾需要具体分析,电视剧可不会为我们的人生负责,判断权还在自己。这种矛盾每个人都有,只是程度不同,埃利奥特是不妥协的主儿,可是对于大部分普通人,适当妥协倒也妥帖)。所以,他说了他的“梦想独白”: &q…

由彤彤被灌药想到的

我终于决定,让彤彤出现在我的文字里。 因为,这是第二次吃药哭了,我怀着不忍之心,决定说点什么。 就在刚刚,我对我妈说了这样几句话:1.你不要管了,2.你这样逼她,她怎么能不哭呢?我妈表达给我的意思就是:不喝药病怎么能好呢?而我的意思是,你信不信你不管我姐也能让她把药喝了。而现在一个在旁边吓唬,一个抱着她灌,就算能喝进去,我觉得着实让人心疼。 我不知道我发表意见在她们那里会得到什么样的看法,毕竟她们在努力让她吃药,而我只是指手画脚。但是我只是想说这件事。 我不想喝了,不想喝药了,我再也不喝药了。是彤彤声嘶力竭呼吁的最多的话。而我思考的问题是,为什么她对喝药存有那么大的恐惧?就是几十毫升的苦水而已,为什么她就那么排斥呢?当我看到上面这种情景的时候,我意识到,她恐惧的可能真不是那些苦水。 听着她的哭喊,我能体会到她的绝望,小孩永远是弱小的,虽然他们有哭这一个致命武器。在强弱悬殊的关系中,大人的作为反而是值得反思的,虽然大人都是好心,哪有谁不关心自己的孩子或者孙辈呢?可是,好心并不能抵消行为方式的不合理。 首先,照顾方式的不合理可能影响孩子以后长大的行为方式,其次,就从较长的时间维度考虑,养孩子并不是一件赔本的事,我们从孩子身上得到的,孩子未来回报的可能远远高于自己付出的。这种比较可能不太合适,但是,当你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你就应该真正尊重你的孩子,感谢你的孩子了。我们总是鼓吹母爱,这是因为大人的意志比较强的原因。如果把爱简单定义为依赖的话,孩子对父母的依赖程度,孩子对父母的忠诚程度,不嫌弃自己的父母,孩子远高于父母。爱的其他含义有很多,有金钱层面的,保护层面的,有占有反面的,有祝福方面的,但是这些方面社会性都太强,也就是说,是在成长之后逐渐才能拥有的,如果拿这些要求孩子,那孩子就是一个消费品,一个讨厌鬼,一个会把父母生活学习工作搞得一团糟的小灾星,一个不知好歹,难以伺候的爷(姑奶奶)。回归本质,孩子的世界里还有你,没有你他就受不了,这还抵消不了他的不好吗?再考虑到等你老了,他也会像照顾小孩一样照顾你,你真的意识不到,他是你人生最好的礼物吗? 不要觉得孩子是来找你索命的,事实上这是太多父母心里的想法(很残酷,但是是事实)。产生这个原因也不能愿父母,因为他们没有能力处理好自己的生活,进而把一切的责任归咎于孩子,试想,如果没有孩子你的生活就美好了?做梦吧,开什么玩笑。 用了两段话就是想说清楚…

早上随笔

早上起床思绪翻涌,我想尽力告诉给你们一点东西,却发现好难。道理总是 最难讲出来的,稍不留意就成了没头没尾的成功学范本,位置也很难把握,我何德何能能对别人讲道理呢? 可是,每一个人的实现,是不可能脱离于社会的,道理的用处就是改造社会,如果不输出出去,怎么验证是否正确呢?所以,这些也是我花时间在键盘上敲这些字的理由。至于,如何能让大家明白我所想的,我列举了几种方法,可是我觉得有欺负别人的嫌疑,因为在写作与观看的关系中,写作永远是强势的。如果我可以立前提,讲规则,举出特例代替普遍实际,那颠倒黑白是分分钟的事。我会做那样的事吗?不会。我那样做了你只会深深的鄙视我,而且浪费我自己的时间,何必呢? 所以,我要做的,只是尽最大的诚意说给你听,听不听随你,认不认可也随你。行善本来就是一件好事了,我不奢望善果能马上出现。我不会哄骗你,因为我对你没有企图,你的人生还是你自己的,我只会对你祝福,希望你越来越好,脱离困苦。 我知道,每个人都喜欢听好听的,这也是为什么那么多人没事就整两句正能量,没事就喝一碗心灵鸡汤的原因。不愿意面对现实,是最关键的问题,当一个人把自己的心智蒙蔽起来的时候,运气只能越来越差,生活只能越来越不满意,只能越来越喜欢虚幻的东西,只能更加执着于蒙蔽自己。一个人如此,一个社会,国家亦如此。 蒙蔽了自己,当然要膜拜成功者,不敢面对困难,当然幻想英雄。鲁迅先生批判了一生的国民性大概如此,但是,鲁迅并没有好报,最可笑的是他自己成了英雄,成了所谓的成功者,名人,成了被膜拜的对象。他的努力看来白费了。 讽刺,批评都是行不通的,鬼才愿意听你骂自己呢,谁心里没点伤疤啊,大家不都一样吗。从众心理是鲁迅更加反感的东西,向来如此,救救孩子,鲁迅把希望寄托在孩子身上。我认为也是错的,孩子的辨别能力基本为零,在这个领域和成功学正能量和强权主义争地盘那怎么可能成功呢?所以,通过孩子改变未来,想法不错,实现不了。就算你争取了一部分孩子,可是孩子在步入社会的时候,社会会通过现有的规则改变他们的认知。白费力。就算他们有理想,能坚持下来,那也必定是满头是血,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我认为理想的方案是 孔子的方案,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这个过程很缓慢,但是似乎是唯一可能实现的方案。最容易能听懂我说话的应该是那些失意的人,那些现实中的失败者,那些loser,那些喝够了心灵鸡汤,费劲全力却几近绝望的可怜人。可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