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博文

目前显示的是 八月, 2017的博文

������

The greastest test of courage in the world is to bear defeat without losing confidence. 世界上最大的勇气是忍受失败而不丧失信心. 上面这句话是本子下面的励志语句,以后每天写,我就写励志语句吧.这句话翻译成最伟大的勇气的尝试是在不丧失信心的情况下忍受失败.看吧,二手知识比二手烟更可怕.我们很多人黑白颠倒,因果倒置的思想就是因为吸二手知识太多造成的.所以我觉对不当任何人的权威,我帮不了任何人,我能够负责的只有我的亲人和我认识的朋友。我每天胡乱敲出的文字大家也是想看就看。我并没有主动给别人洗脑,我也给自己定了原则,在别人没有明确提出需要帮忙的情况下我不会帮忙也不会为其操心。我就是这样自私和自我。 昨天和我姐聊天时,她说:感觉自己一天的工作没什么意义,对自己没有帮助。 (本来定了二十五分钟敲这些问题,结果两次被打断。。。。。。,当然了,被打扰我也没话说,毕竟人家给钱了嘛,就连为什么我每天下班后才会把写的东西发出去也是考虑到用上班时间写东西,还在上班时间发东西太过分了) 我就把这种聊天当做一种求助吧。其实就像最上面那句话说的,忍受失败和痛苦其实是成功的一个便要条件。世界上真正有价值的事物没有什么是简单能够做到和获得的。经历痛苦是一件非常有益处的事情,这一点只有有智慧的人才能够发现。痛苦的本质是我们的潜意识在经过看似不着边际实际精确无比的模糊计算的一种反馈行为。潜意识告诉你应该注意到过去的错误,这部分本身是没有好坏的,因为快乐也是这样一种反馈呀。而痛苦真正产生的步骤使我们的理智逃避而导致的,是一种潜意识严重的反馈行为。正是因为理智的懒惰,导致潜意识需要足够的痛苦让你觉醒,认清最本质的矛盾。 痛苦是一种提醒,她仿佛快乐一样,是人的一种状态,一种信号。而害怕痛苦,本能的排斥痛苦却不用理智分析自己能够的作为,才是比痛苦本身更可怕的事情。所以再次痛苦的时候,多和自己说话,多问自己问题。问问自己到底应该怎么做。该作为的就作为,改寻求他人帮助的就向别人提出请求,改接收的失败就坦然接收,改承认的错误就勇敢的承认自己的弱智或者疏忽。 关于痛苦我能说多就这些了。还想说一下权威的事:昨天看一个视频说有一个科学家做了一个实验,让两组人做同样的事,同样的表现,告诉一组人你们很棒,另外一组则说你们在刚刚的测试中表现很糟糕。结果是…

������

今天是七夕,就聊说爱情吧。 最近经常大脑闪过一个念头,结婚越来越难了。我们都太忙,谁还有心思谈恋爱呢?恋爱不仅有温馨,同样有伤害,所以谁都不敢轻易开始了。 中国古代的爱情故事,牛郎织女,白娘子与许仙,梁山伯与祝英台,西厢记,红楼梦,潘金莲,李清照,纳兰容若,还有聊斋。在所有故事中,好的结局少之又少。所以,我怀疑爱情是受到巫师诅咒的。 当我想从身边的人中寻找答案的时候,发现我的人际圈子实在是小的可怜,虽然样本很小,但我所知道的人,幸福的少,哪怕结婚了,也只是凑合过日子的多。生存的压力对婚姻反而是好事,因为起码能让两个人被迫过日子。殊不见很多中年富裕的人,四十几岁离婚的。一旦没有顾虑,就会用离婚逃离忍受的生活。 人生有很多很多选择,选择和谁在一起,选择以什么样的心态面对生活,选择要不要买车买房,这些决定都异常重要。买车买房的事我也想过,答案就是绝对不买。因为,买不起。 孤独是什么感觉呢?我想,我不能说我不孤独吧。但是我实在说不出来孤独是什么感觉,我所有时间都明白在做什么,我虽然不是一个有远大目标的人,可是我还是有我做不完的很多事情。孤独是什么感觉呢,如果我的生活状态叫做孤独的化,那么我说充实的感觉还不错,蛮充实的。 只有爱才是苦的,爱就会思念,思念是苦的,爱对方对方不爱你,是苦的,对方爱你,你对不爱对方,也是苦的。有谁说爱是美好的来着,我真想问问他,你脑子是不是有问题,俗称是不是脑残。 脑残这个词是我最近几天看一本书时突然想到的,因为这个词形容很多人的生活状态很贴切。爱情,难道不是很多人无聊之后的消遣吗?爱情中的两个人,很多时间难道不是相互伤害吗? 敲这些花了五十分钟,不知所云的感觉。 我觉得在一两年前就写过对人际交往的看法(时间跨度够大吧),如果按照那样的理论去看爱情的话,那就是相爱的两个人一定都是不完全的两个人,两个人都彼此需要,需要帮助,需要依附。这样的爱情最终解决一定是不欢而散吧。 有多少感情和婚姻,到最后只剩下经济纠纷。哈哈。

������

打算用二十分钟写一些我对隐私的看法,今天还有好多事没有做,不是没有时间,而是浪费的时间太多了。 早上人民日报推送的新闻说又有一个老虎被调查了,看到这个新闻我不觉得高兴,因为这只能说明隐患依旧存在,根源从没有变化。继而我又想,发现一个贪官真的很难吗?如果所有人把最近想的事情都说出来,把每一个小时都做了什么公开出来,污秽还有隐藏的空间吗?这就涉及到了一个词:隐私。 我看待隐私,用一次词形容:俗。就好比不知道为什么同性恋成为一种时尚,人们看到同性恋会有很大兴致。同样的,只要涉及隐私,就仿佛是非常严肃,不可商量,不容辩驳的事情。这让我很困惑,我们到底有什么需要隐瞒。我们每一个人喜欢把自己扔进一个个隔离的黑洞,只把少量的信息发送出来,我们宁愿说一些中规中矩的谎言也不愿说对这个世界有好处的真话。我们喜欢彼此欺骗,不愿意面对现实。我们钻进一个个观念的牢笼,遵从权威,让自己卑微而无价值。 我们是谁的?如果世界是一个模拟游戏的话,我们无非就是一串串运行着的程序,一段段不断向外界接受并发送信息的内存,我们有什么隐私可言呢? 我们需要隐私,很大程度上是想获得安全,而这种安全感具体是指什么呢?是不让别人轻看吗?那么为什么要轻看比人的缺陷呢?为什么我们就是不懂相互帮助和互利吗?世界真的是一种你死我活的斗争吗?昨天和我姐谈论比较壮的男生总有欺负瘦弱男生的冲动的时候,我姐说起弱肉强食,似乎说到了宇宙的真理一样。可是真的是那样吗?我想不是的,我所相信的哲学告诉我,要为下,因为柔弱胜刚强。一个带有侵略性质的人,一个凡事总想要赢的人,必定是人生的输家。互利是社会的一个本质属性,更是人际关系的基石,在契约精神中公平是重要的,谁轻易打破平衡就早晚会有危险。 生命不是无休止的争斗,这是我想说的。我也想说,生命本身没有什么污秽,污秽的只是我们的贪心和贪而不得的恐惧。在这个社会生存,一定要心理足够强大,才能够识别种种的荒谬和谎言,才能不中圈套,不被物质和心理的奴役。 我希望每一个人没有隐私,我希望没有人有伤害别人的想法,我希望没有人遭遇不幸,我希望我们心里没有恐惧。 还生命以本来的尊贵尊严,安静和昂扬。 用时三十分,写的有点啰嗦,洗澡睡觉去了。明天还要早起上班,完成种子,晚上就可以花半个小时弹琴啦。

������������������������������������������

每个人衡量自己,总有各种各样的指标,我们在各种指标中自卑,骄傲,恐惧和无助。金钱能衡量自己的价值吗?权力能让自己真正的强大吗?美貌真的能让人由衷的欣赏和折服吗? 昨天和我姐聊了几句,这种担心就更加强烈了。一个人总是很难洞察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她真的了解吗?还是只是厌倦了一个环境想逃到另一个环境。希望看似是好的东西,可是希望背后是绝望,盼望背后是失望。我的意见是一切的改变都要谨小慎微,跌倒是很疼的,爬起来也会很慢的。 我不想给出任何意见,因为一旦给出,自己就成了别人的依赖,自己的意见会让别人失去了主见的动机,丧失了彻查现实的力量。活在希望和猜测中是异常危险的。她很少看我的博客,不知道她能否理解我的意思。 成长,永远大于得到,虽然别人评价自己的指标永远是固定的,而只有是否成长才是自己唯一需要关心的。逃避恐惧只会带来更大的恐惧。人生无外乎是不断的“变成”,这才是生命的实相。无论过往如何,自己不断的审视和转变才是值得欣赏的。 烦恼,只是因为不敢面对现实罢了。 我还是那句话,每个人的人生了都有独特的坎,那些对自身圆满的阻碍,只能自己去克服,因为那些坎永远是心坎。 我不会忘记,某一天王静同学非常勤快,主动做了饭,收拾了厨房,厕所,客厅。我突然深刻的意识到,没有人是不希望变好的,只是他有没有那个让他变好的人和环境。我必须相信,我不是她的那个人,因为同一件事情我说很多遍她都不会记得。希望她早日能找到那个让她脱胎换骨的人吧。 早上做蛋挞,悲剧的是剩下的700ml牛奶忘记放到冰箱了,我在手背上用记号笔写下大大的700,方法是对自己的一种嘲笑。 前几天说在公众号里加默认图片的,昨天没找到好看的,今天需要找找。其实我对大家最想说的话是,希望大家开心。所以我希望配一个笑脸,每天给大家看。 下一次写东西(ˇˍˇ) 想~谈的内容是:(释迦牟的佛教关于来世的思想,是否把中国害惨了。对应的马克思的无神论,是否直接把人的价值遍地到猪狗一样的层次)(更深层次的我想说,佛祖和马克思看似聪明,其实都是蠢货,人永远无法救别人,人只能自救)。 最近看的书:《深度工作》,非常不错的书,不过我懒得说,嘿嘿。对我来说,每天看点喜欢的书,就是乐趣。 用时:30分钟 一会还要找图片,可能加十分钟。

���������������������

最近实在是不太平,感觉要打仗的感觉,虽然我说过印度我并不担心,朝鲜也在前两天宣布暂时不攻击关岛了。关心这些事情,当做谈资尚罢,但是真的关心,就会显得多余。毕竟小老百姓,一个一无所有的屌丝,除了奋斗和努力,别的应该不用操心。这样的观点看似是正确的。 有时候我想起彤彤,我会觉得,孩子真好,我希望她健康快乐的长大,可是我又不想对她说谎言。现实不是童话,正义和理想也不是那么理所当然和顺其自然,现实可能是惨痛的,悲哀的,触目惊心和令人无奈的。我不想让孩子从小在谎言中长大,面对真实的勇气必须从小培养,否则长大了即便认清了现实也会成为待宰的羔羊。 现实是怎样的呢?现实是我们还生活在一个愚昧甚至愚蠢的年代,一个装聋作业自娱自乐的年代,说肮脏和堕落并不过分。我们说信息时代信息爆炸,可是在这爆炸的信息中,智慧的言语能有多少呢?我们何曾以为科技的发展而变得聪明和博学,我们只是更加懒惰和贪婪了。这些极端的话可能遭人反感,但是却是我用唯一的生命花费时间和心血得出的结论。或许,一个什么也不说的人更让人欢迎,一个诙谐幽默的人更加有趣,可是就仿佛毒品一样,短暂的快乐之后是什么呢?谁有资格要求别人成为毒品吗? 周六的时候看了一些关于N2O的报道,那是一种毒品替代品,作用是让人短暂的失去意识,骤然的情绪激昂,危害却是过后的对身心无法弥补的损害。有人说,需要政府加强监管,我觉得好笑,有人说还没有法可依,我更觉得好笑,仿佛有法他们就依似的。我看着他们,觉得莫大的悲哀,很多人习惯说谎,说道自己都觉得带劲,他们提出愚蠢的建议,仿佛可以解决什么问题似的。 酒精,烟草,情色,饮食,权力,贪嗔痴,哪一件不是毒品呢?生命的尊严和宝贵,早已经被糟蹋的一文不值。所以,重回对生命的反思,才是解决一切问题的途径。 我们不可能一边罪恶着一边大喊正义,一边不道德着鼓吹道德,一边说着诚实善良,扭一下头,满脑子就是阴谋诡计。我们羡慕崇拜这个世界上的强者,可是大家想过没有,如果世界本身是有问题的,那么那些脱颖而出的幸运儿便是最有问题的一群人。最近流行一个单向度的人,我没有查过别人的定义,可是我想一个不完全的人一定是不幸福的人。 当然了,也不能怪那些所谓的成功人士,毕竟装逼是会上瘾的,人之常情。 好了,27分钟,打字打的手指竟然疼了,指甲该剪了。 这个世界上有无数谎言和诡计,你认清了一个,你就脱掉了一副枷锁,这就是我所说的自由。
上周五找图片的时候遇到…

������

这几天的新闻:地震,美朝,中印边境,制裁俄罗斯,中美贸易战(新冷战?),2亿未婚青年。 我前几天对一个友人聊过,我从来不觉得地震死人是多么可悲的事情,我甚至从来没有过丝毫的难过,曾经的汶川地震我也是班里唯一没有捐款的。天灾嘛,有什么可难过的,人祸才可怕。来看看人祸:美朝之间的斗气,似乎越来越严重,而且很多迹象表明开打是迟早的事。不能发生战争,这是必须的事,这也是王毅部长那么坚定的原因。中印边界问题,打起来的可能性不大,无非是一场闹剧而已。美俄,中美之间的摩擦,只能说明特朗普失去了控制权。而一个混乱的美国,没什么可怕的。 2亿未婚青年。这个新闻似乎很敏感,直接戳中了要害,这个数字说明了太多太多问题。这个问题是值得社会学家仔细研究的。 忘记了十几天前,伴随着连续的几件不开心的小事,我彻底进入了抑郁状态,当然也不是完全失控,只是觉得不想再忍受了。对的,在我的世界观里,很多事情就是游戏,既然是游戏就有厌烦的时候。那个时候也是能量值最弱的时候,还好下班买了两袋方便面吃完缓了过来。 查了一些数字: 【 中国抑郁症的患病率为6.1% 贝克的研究,25%的轻度抑郁症病人产生过自杀的念头,在重度抑郁症患者中,这个比例高达75%。 在这个庞大的数字中,有多少人得到了治疗呢?被广为引用的两个数字是5%和10%。 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的一项研究表明,20岁至30岁的人群精神压力最高,年轻人这一人群成为各年龄段压力之首。 中国每年约有25万人死于自杀,其中一半以上患有抑郁症。 】 抑郁这个话题是很多人不愿提起的,就算提起了也会尽量摆脱和它的关系,因为没有人会喜欢抑郁的人,它是正能量的反面,一旦之后某个人有抑郁症,人会很本能的远离。可是,问题终究是问题,需要面对。人生两三万天,而抑郁这个问题值得花一天时间去面对和思考。毕竟,谁敢说自己没有抑郁过呢? 我对现在这个世界的评分是四分,对于历史我的评分是三分或者更低。在这样一个世界里,抑郁症是不算意外的。关键在于,抑郁症的开关到底是什么,如何能关闭它。 根据我这次的经历,我觉得是信息过载。没错,我把这次的情绪极度低落归咎于一本我最近看的书《XXXX》(为了不让它继续祸祸大众,我就不说书名了)。看了这本书之后,好的方面可以说,我刷新了对生命的认识,坏的方面就是,一旦你明白了一个事物的本质,那么游戏就会变得索然无味,抑郁症就会被唤醒。人无论他的本质结构和运行原理是什么,他终究是环…

������

中午了,我要看一集《家》,还有二十分钟吃饭,能打多少就打多少吧。 曾经看《家》的时候,梅表姐算是很喜欢的一个人了,梅表姐的悲剧无外乎是婚姻不自由的结果。梅表姐在第十九集时说:“快了,我的苦快结束了。”实在让人心酸。 感情是什么呢,我觉得就是一种生活方式,一种依靠。在那样一个专制的年代,能自由的选择自己的人生,实在是一件奢侈的事。 婚姻自由好与不好,很难说。比如现在婚姻倒是自由了,可是晚婚和不婚的越来越多,因为感情和婚姻本身就是一种生活方式,而生活方式的可选性越来越多,所以不婚也成了一种选择。婚姻当然不是必须的,可是这取决于自己是否有足够的高度超越它。 依赖会给人安全感,可是依赖毕竟不是长久之计。我觉得,人和人是不同的,有的人在找真正的答案,而有的人在找缓解恐惧的方案。有些人觉得工作稳定就好了,有一份不错的婚姻就好了。可是生命到底是什么,改如何花费自己不多的时光呢,这些问题,是每一个人最本质的选择。 曾经读《家》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像觉慧,能够感知种种不满,总想奋起改变些什么。可是逐渐的,我发现自己能改变的只有自己,哪怕对最亲的人,更多时候也只能爱莫能助。不干涉别人的人生,同时也不为别人的错误负责,懂得别人受的苦是他自己错误的结果,帮他反而是害他,懂得这一点付出了好多。 另一个话题,就是脆弱。我看到了身边的人需要帮助,可是我能说的只能是,谁都是脆弱的,坚强不是因为自己有多少力量,而是希望。 如果没有希望,坚强无从谈起。这是我想强调的。把自己脑子里胡乱的思想剔除出去,剩下的就是真正的智慧了,而这个剔除的过程,无比艰难,无人能替代。 生活难道不是简单的吗?每一刻不就是永恒吗?我们在永恒里穿梭,去自觉短暂,这是多大的悲剧。 好了,二十分钟了,希望你们能够坚强起来。每天多笑一笑。无论我们是亲人还是朋友,我希望你们忘记我,因为只有当你们忘记我的时候,我才觉得你们真的幸福了。我期盼那一天。 用时22分钟。

������������

生命是什么呢?西方之前坚信人是上帝创造的,所以要听上帝的话,听话的上天堂,不听话的入地狱;曾经的东方人都是社会性的,君臣父子每一个人都是社会结构中的一个组成部分,另一方面佛教则说人是上辈子积德才成了人,不积德的人下辈子就是猪。古代的东西方虽然各有不同,但是共同点就是都是没有自由的,都是克己的。 而现代文明,随着人权,自由的观念深入人心,那种不自由和克己已经烟消云散。享受人生似乎在现代才是唯一正确的生存观念。健康,自由,物质享受和精神享受是大家追逐的目标。权威被打败了,因为物质的紧缺性和信息的封闭性都被科学技术打破了,所以他们没有了砝码。 享受生命,或许也只是我们这几代人所热衷的事情吧,我们把健康,自由,外表,快乐看得如此重要。不知道什么时候,这种价值观会被打破,也许是人口膨胀,也许是气候变化的气象灾难,也许是人工智能逼迫人们开始追逐理性和逻辑。总之我们这代人是追逐享受的,这毫无疑问。 消费生命这是否可以被看做可耻?看做自私?看做卑贱?热衷于享受,却不顾生命本身的种种疑问和解答,这是否过于浅薄和无意义。这样的生命是否会在临终时自感毫无价值。 想起这些,我总是能感受到因为这种享受人生的价值观而带来的人情冷漠,那种人际关系中的隔离感。在享受的路上,自私是必然的,而自私当然是排他的,所以彼此的距离似乎越来越远了。 保持智慧的唯一办法就是脱离人群,当一个人能够忍受孤独,也就是他开创独特人生的时候了。人生的意义这个话题过于庞大,而幸运的是人生对谁都非常短暂,每个人的人生就是一次解答,而一代人的答案就是全班的平均成绩。老师也许会奖励学习好的学生,而真正的好学生也会帮助别的学生复习功课,而真正的坏学生,会在别人学习的时候在旁边制造噪音,借给别人游戏机和色情书刊。我们把前一种人称为君子,后一种人叫做小人。 有一句话说,君子自强,不自取的人不配为君子,而对于小人,其实当他成为小人的时候,惩罚已经开始。也许有人会说,君子小人也许是同一个人,人都是复杂的,不是吗?我开始也这样看,但是慢慢的我发现,好人就是好人,坏人就是坏人 。当你遇到了真正的好人你就会知道,他可以犯错但是不绝对不会故意伤害别人,如果有一件坏事发生,任谁都会第一个排除好人的嫌疑,因为要好人故意做错事比杀了他都难。而对于坏人,哪怕你是他的家人,哪怕你是他的父母,你自认为对他好他不会伤害你,可是你心里一定还是有顾忌的,因为一旦情况发生突变…

������

前几天看到一个不熟悉人的朋友圈说:我们努力健身锻炼,不就是为了瘦下来然后吃点垃圾食品嘛。我深以为然,努力向来只是另一种逃避的代名词,我们觉得努力赚钱就会有安全感,可是事实不是如此;我们以为努力讨好别人别人就会喜欢自己,结果往往令人心碎;我们以为努力让自己优秀自己不会讨厌自己,可是当那种空虚和脆弱袭上心头的时候,我们才会知道,努力只是一种忘记自己本质的借口。 本质是什么呢?我们常常说:出淤泥而不染,借以形容一个人品行端正不阿,可是事实上大部分人都是生在泥塘,染,且依赖泥塘。某子说:吾未闻好德如好色者也,或许他所说的好德可能要求较高,可是不得不承认,无论是客观还是每个人的主观而言,大部分人的人生都是不值得过的,我们的品行都是有问题的。 每一个成年人从走进社会开始,从承担起一定的社会责任和义务开始,我们面临的首要任务就是生存。所谓成功就是生存层面的。是否成功是每个成年人的成绩单,我们所有的努力,无非就是希望拿到一个好成绩。 前几天看刘强东的一个采访片段,他说:未来可能大家不需要辛苦的劳动了,物质丰富的以后国家完全可以养活所有人,只有少部分人劳动就可以了。大部分的人就是让自己精彩,发展自己的兴趣爱好,去感知美好的东西,去创作好的东西。未来那一天如果今天来了会有多少人无聊到爆炸呢?大家会不会因为太过清闲而得上心理疾病?我想说的事,我们大部分人活得太可怜了,全身心就是努力生存,换来的知识短暂的安全感,满足感,幸福感,而失去幸福的恐惧驱动着我们每天付出辛苦,换来的无非就是柴米油盐,衣食住行的琐碎。除此之外,别无他物。岂不可悲。 恐惧,忧虑,焦虑,嫉妒,这些情绪的根本节点在哪里呢?无非就是我们不懂得自己生命的可贵性,自己的独一性。 (用时一个小时左右,中间可能停了半小时,不能专心写)



嗯嗯,不开心不要逃避,仔细去想想自己到底为什么不开心,这个问题想清楚了,也就没那么难受了。心情不好正是每个人了解自己最好的时候,直面内心的矛盾,积极地调整自己。

������������������������

前两天一个朋友对我说:感觉自己一天天也没什么进步,原地踏步的感觉,每天普普通通,也没什么回忆的。当时我正值支气管炎,话都说不出来.所以我什么也没说什么,其实我何尝不这样想过呢?只是我不说,因为这种话说出来别人也帮不了什么忙,而且挫折感一旦放大有益无害。 昨天又有一个朋友跟我说,感觉自己没有什么核心竞争里,到哪里都是从底层干起,辛苦而没有价值,获得的也很少。对于未来,谁没有这样的感觉呢?核心竞争力,生存技能,这些就是我们从学校毕业以后的成绩单。 每个人了解自己并不容易,改变自己更是无比艰难,提升自己只能自己来做,家人朋友更多的职能是陪伴而不是纠错,所以你身边的人也许了解你但是除非你严肃的问,别人不是轻易指出你的问题。综合考虑,结果只能是要么是在挫折和失败中所谓长大,要么主动学习必然让自己跳进一个个大坑,避免一次次试错。前一种是学校中的混混,而后一种则是学霸。 生命是有长度的,也有高度的,没有高度,长度就是煎熬。偶尔我会回想起一些人,一些些眼神,而后我会强迫自己不去想他们,因为那些人在我看来只有两个字:等死。所以我不愿意为他们花费任何时间和脑力。一个人很大的智慧就是选择和什么样的人在一起,逃离什么样的人,争取什么样的朋友。 所以,我希望那两位朋友思考一下这个事情,不要去排斥和逃避任何感觉。也不要觉得什么东西无法改变,毕竟世界如此之大,我们向来可有可无,错了就错了,还可以重新来过不是吗?目标是第一位的,一切与实现目标不利的事情都可以放弃,过去不可改变,但是我们可以选择忘记,说到底,除了你自己,谁会那么计较你的过去呢? 或许生命的意义也不在生命精彩,而是生命的意义正是意识到为何去追求精彩,去剔除我们本性中的懒惰,愚昧和恐惧。生命的意义就是不断的追寻意义,不断的认识和纠正,行动和等待结果。 我写这些文字,脑子里只想着你们几个的名字,如果你认为我们是真正的朋友,那么这篇文字就是写给你的。 不要再遇到困难的时候想到我,因为对于你自己的问题,我也毫无办法,安慰还是刺痛对我来说是两难的。我们都是彼此的过客,我们每个人都有每个人单独的进程,我觉得长久的友谊只能靠共同的努力维系。 (用时33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