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8日星期六

谈城镇化

城镇化,是一个国家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的必然产物。
城镇化的必然性源于发展带来的不均衡,城镇化的程度与这种不平衡是正相关关系。而正因为这种正相关,最终会让农村有强烈的阵痛,这种趋势已经形成,难以逆转。
农村的生产力水平和所拥有的资源无法与城市抗衡,帮随着人才和消费的流失,农村变成了一块让人心痛的肉,怜之,却不敢去碰。
从大的角度去看,不仅仅是农村人的价值难以得到保障了,而是所有没有核心能力的人都有被剥夺生存权的危险。机械的发展,信息科技的普及,还有不远的人工智能,终将会让相当多的人没有产生价值的平台,从而产生生存危机。
这是发展带来的严重的考验,需要我们以全新的视角去看待这些问题。从普遍公平的理念出发,我们会发现现在发生的一切理所当然。但是就如,农村培养了人才,却去为城市的繁荣效率,那这笔账该如何解释呢?更何况,城市的发展扩张速度限制了只有有用的人才能留在城市,留不下来的人,又成了农村的负担。这样是否真的公平呢?
科技的发展,造福了所有人,还是实实在在让一部分人成了赤贫。掌握科技,就应该独享科技的果实吗?这样发展下去,未来就是寡头的世界,他们拥有主宰一切的能力。所有人必须依附于他们,才是生存之道。这得是多么不合理的世界呢?
这些是值得思考的问题,因为,未来的历史,必定是对这几个问题的答案,答对得分,答错就是非常大的悲剧。
朝鲜问题,是核问题那么简单吗?当然不是,一个落后民族要发展,要安全,而最先进的国家约同联合国对其制裁。这种矛盾,是强的一方该负责还是弱点一方该负责呢?这种矛盾,在未来的历史中会表现的越来越明显。
发展是件好事情,似乎上帝都在夸奖,但是我们的老祖宗告诉我们,万事过犹不及,适度最好。就比如,中国近二三十年,经济发展世界第一,从落后的国家一跃成为强国。可是结果呢?看看新闻就知道,哪一件后面不是因为我们太注重发展了。连健康都不要了,连尊严都不要了,连良心都不要了,连信任都搞没了,连正义之剑都断了。我们留下来一个腐败的世界,繁荣却肮脏的世界。这不就是我们每个人面对的事实吗?而这千疮百孔,归于一点,发展过速。
所以,现在中国急需的问题就是有责任有担当的人来为中国降温,把理智重新还回来,把精神花园重新修整一遍,让落后的人看看现实,而不是痛打落水狗。
大厦将倾之际,我们重新呼唤信仰,重新持守无欲无求,重新制定人生的境界,重新塑造完善的人格。这个民族,这个国家需要冷静,历史永远是长跑啊,跑的太急要栽跟头的,被人瞧不起的,何况,量力而行往往能取的更好的成绩,不是吗?

我想,这个民族已经醒了,起码有一个我已经注意到这些。而如果你也赞同的话,那么哪怕每个人是多么卑微,我们依旧改变了历史的一部分,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