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29日星期五

写程序随感

写程序无非是一个目标》逻辑》语言》调试》发布的过程。
最难的是写程序,就比如写文字一样,要写的东西可能很简单,但是用一个符号系统表述它就很困难了。写程序经常要做的就是类似小学一边翻字典一边写作文的感觉。
我痛苦与过程的艰难,虽然作为一个程序员我应该说享受。但是,我享受的是创作的过程,但是当表达手段限制了我创作的欲望时,是让人煎熬的。
这也是为什么在写程序前想好做什么非常重要,可是正是在动手之前过早的规划,反而限制了创造的东西的品质。最终,软件终于=功能。多么让人沮丧。
程序应该是有灵魂的,写程序应该是肆意挥洒的。可是,现在不是这样。我不想以语言的容错性来要求程序语言,但是起码,我不希望语言本身告诉我怎么说,不希望编译环境告诉我怎么做。
我遐想,如果有一天程序可以思考了,这是多么让人兴奋的事。因为现在太累了,人类做的事太低效了,简直太他妈低效了。
努力吧,一定要学会Lisp语言。加油。程序可以思考,这是早晚的事,其实思考本身也是逻辑,只是这个逻辑可以自己修正与发展而已。
期待吧!
希望以后我可以嘲笑现在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