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4日星期二

早上随笔

早上起床思绪翻涌,我想尽力告诉给你们一点东西,却发现好难。道理总是 最难讲出来的,稍不留意就成了没头没尾的成功学范本,位置也很难把握,我何德何能能对别人讲道理呢?
可是,每一个人的实现,是不可能脱离于社会的,道理的用处就是改造社会,如果不输出出去,怎么验证是否正确呢?所以,这些也是我花时间在键盘上敲这些字的理由。至于,如何能让大家明白我所想的,我列举了几种方法,可是我觉得有欺负别人的嫌疑,因为在写作与观看的关系中,写作永远是强势的。如果我可以立前提,讲规则,举出特例代替普遍实际,那颠倒黑白是分分钟的事。我会做那样的事吗?不会。我那样做了你只会深深的鄙视我,而且浪费我自己的时间,何必呢?
所以,我要做的,只是尽最大的诚意说给你听,听不听随你,认不认可也随你。行善本来就是一件好事了,我不奢望善果能马上出现。我不会哄骗你,因为我对你没有企图,你的人生还是你自己的,我只会对你祝福,希望你越来越好,脱离困苦。
我知道,每个人都喜欢听好听的,这也是为什么那么多人没事就整两句正能量,没事就喝一碗心灵鸡汤的原因。不愿意面对现实,是最关键的问题,当一个人把自己的心智蒙蔽起来的时候,运气只能越来越差,生活只能越来越不满意,只能越来越喜欢虚幻的东西,只能更加执着于蒙蔽自己。一个人如此,一个社会,国家亦如此。
蒙蔽了自己,当然要膜拜成功者,不敢面对困难,当然幻想英雄。鲁迅先生批判了一生的国民性大概如此,但是,鲁迅并没有好报,最可笑的是他自己成了英雄,成了所谓的成功者,名人,成了被膜拜的对象。他的努力看来白费了。
讽刺,批评都是行不通的,鬼才愿意听你骂自己呢,谁心里没点伤疤啊,大家不都一样吗。从众心理是鲁迅更加反感的东西,向来如此,救救孩子,鲁迅把希望寄托在孩子身上。我认为也是错的,孩子的辨别能力基本为零,在这个领域和成功学正能量和强权主义争地盘那怎么可能成功呢?所以,通过孩子改变未来,想法不错,实现不了。就算你争取了一部分孩子,可是孩子在步入社会的时候,社会会通过现有的规则改变他们的认知。白费力。就算他们有理想,能坚持下来,那也必定是满头是血,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我认为理想的方案是 孔子的方案,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这个过程很缓慢,但是似乎是唯一可能实现的方案。最容易能听懂我说话的应该是那些失意的人,那些现实中的失败者,那些loser,那些喝够了心灵鸡汤,费劲全力却几近绝望的可怜人。可是,我不相信他们,因为他们的毛病没改,只要你说能让他们成功能摆脱痛苦他就能听你的,可是他还是没有自己的辨别,这样的人当他得意之后,会完全忘掉你的苦口婆心,他把良药(去病灶)当成了甜水(甜水能立马提高人的血糖让人有精神),没有觉悟,都是白费。你这次治好了他,以后你就是他定期的垃圾桶,因为他离开你一段时间就会犯病,他还会找你,你对他丧失耐心,你就是见死不救。小人,远之则怒,所以,藏得深深的,只对自己的家人和自己认可的朋友负责就好了,这是我的原则。
不喜欢说话,不喜欢和陌生人说话,不喜欢听别人说废话,这在别人那里会翻译成内向,高傲,不通人情。这让我困扰,不过也带给我很多好处,因为我可以省下精力慢慢观察,从而分辨那些真正的安静人。逃离那些吵吵嚷嚷徒有其表的人。很多时候,我会采用不合作态度,别人会认为我很难相处,觉得我适应能力差,其实只是我不溶于那个环境,那个环境也容不下真正的我。让自以为是的人自以为是,虽然很损,但是我能怎样呢?改变他们?我没兴趣?改变规则,我也没兴趣。谁愿意玩谁去玩吧,反正他们迟早会意识到那只是一场梦,成败荣辱又有什么呢?我不和自己不喜欢的人待在一起,这也是我的原则,如果有谁想挑战这一点,我的意志力会毫无保留的攻击要攻击的对象,那时候,我通常是不会讲情面的。被打脸的时候他们一定会很疼,那是自找的。

花了一个小时写到这里我已经很庆幸了,该去做点正事了。看我这些文字的几个人,估计你们刚刚起床吧,不想说太多,祝你今天愉快。你能看到这些文字就说明你一定与我有某些联系,也不是我讨厌的人(讨厌的人早就在黑名单里了)。哈哈哈,我很珍惜我生命中的这些感情,亲情友情交情,或者机缘巧合的陌生人。无论是谁,都希望你开开心心的,如果你看了这些文字之后,偶尔能停下来想一下,下定决心做一点有意义的事。哪怕让自己的生活更加有条理,哪怕关心一下自己去给自己倒一杯水,我就已经很欣慰了。生命很长,享受当下,创造未来,不要忧虑,不要惧怕,珍惜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