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7日星期五

谈烂书

首先要诚挚的道歉,因为接下来的文字可能对你毫无帮助,just of my complain(wow,以后写点单词也不错,good idea)。
我发现我是一个坏脾气,因为每次读到烂文字我都会很暴躁,心中诅咒写文字的人,想和人家理论。尤其是对方浪费我时间,还用文字垃圾赚我钱的事情斤斤计较。
我曾经说过,书籍的写作和观看这件事情上,作者和读者的差别是很大的,作者占尽优势,读者好累好无奈。所以,读书是一件惬意的事?我可不觉得,因为我经常和作者吵架,尤其是一些见解多过事实的书。慢慢的我理解好书难得这句话。
很多作者是不为读者负责的,很多书的成因是许多因素,很多人,很多文字东拼西凑,删删改改而成的。那些所谓集锦类的文字基本纯是骗人的,你自己都从自己以前的牙慧里发掘不了什么宝藏,集结成书,你想让别人听你 废话吗?
文字这东西,没有多好,但是如果运用的好还是可以清楚表达意思的。转接词那么多,总结于那么多,起码的逻辑和结论还是很容易表达的吧。可是呢?我最害怕看到一大坨文字,就连标点符号我都得看清楚是不是乱标的,从中分析出逻辑,总结出结论,还得考虑严谨性,自己评价结论的合理度,这是多么难的事情。写书的人赚钱,读书的花钱,你没有创意的观点还浪费别人 时间,这是多么不道德的事情呢?
我经常会渴望的书是类似“经”的。经是什么呢?某某百科上的解释是: 作为思想、道德、行为等标准的书。我认为这个解释把经解释死了。经应该是某个领域最本质逻辑关系的,最简单文字形式的一类书。经注重逻辑和变化,而标准是死的。我幻想,有一本书,我看到他,我仿佛上帝要与我交谈,透过它我能透析世间万事万物。
可是我没有看到这样的书,或者说,我的修为还不够。我相信中国的很多古书是这样的书,但是我积累还不够,悟性还不够。或许等某一天我积蓄够了,也就突然能看懂了。在经典 面前我是敬畏与谦卑的,但是我不后悔对烂书的批评。
谈烂书,也不只是为了批评和抱怨。其实更深层次的是我对文化的失望和对其重振旗鼓的强烈期望。
中国人是有智慧的,但就仿佛宗教统治的西方一样,民智是昏睡的。文艺复兴,科学意识的崛起早就了他们现在的强盛。中国古代在权力和生产力的制约中,民智也是潜伏的,可是与西方不同,我们是被闹铃吵醒的。我们被民族危亡的利害关系冲昏了头脑,被敌昌我贫的巨大落差丧失了原则,我们在赶英超美的历史惯性中走不出来,却不知挖掘中国历史悠久文化中的宝藏。
脱离不了为科学观,科学的看得不了科学,那我们只能步人家的后尘。万事物极必反 ,事有兴必有衰。这是我的忧虑,开始我对现实种种惨状的诊断。

至于该怎样走,这需要极大的智慧,这样的人可遇不可求,但是起码圣人要来的路上,你们这些铺路的要好好写书啊,逻辑都不请,圣人看了你们的书已经对读书没兴趣了,转向动漫,综艺节目,韩剧了。知识和智慧的芬芳不应该远胜于那些吗?而你们,竟然只知道拿文字垃圾骗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