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谈烂书

首先要诚挚的道歉,因为接下来的文字可能对你毫无帮助,just of my complain(wow,以后写点单词也不错,good idea)。
我发现我是一个坏脾气,因为每次读到烂文字我都会很暴躁,心中诅咒写文字的人,想和人家理论。尤其是对方浪费我时间,还用文字垃圾赚我钱的事情斤斤计较。
我曾经说过,书籍的写作和观看这件事情上,作者和读者的差别是很大的,作者占尽优势,读者好累好无奈。所以,读书是一件惬意的事?我可不觉得,因为我经常和作者吵架,尤其是一些见解多过事实的书。慢慢的我理解好书难得这句话。
很多作者是不为读者负责的,很多书的成因是许多因素,很多人,很多文字东拼西凑,删删改改而成的。那些所谓集锦类的文字基本纯是骗人的,你自己都从自己以前的牙慧里发掘不了什么宝藏,集结成书,你想让别人听你 废话吗?
文字这东西,没有多好,但是如果运用的好还是可以清楚表达意思的。转接词那么多,总结于那么多,起码的逻辑和结论还是很容易表达的吧。可是呢?我最害怕看到一大坨文字,就连标点符号我都得看清楚是不是乱标的,从中分析出逻辑,总结出结论,还得考虑严谨性,自己评价结论的合理度,这是多么难的事情。写书的人赚钱,读书的花钱,你没有创意的观点还浪费别人 时间,这是多么不道德的事情呢?
我经常会渴望的书是类似“经”的。经是什么呢?某某百科上的解释是: 作为思想、道德、行为等标准的书。我认为这个解释把经解释死了。经应该是某个领域最本质逻辑关系的,最简单文字形式的一类书。经注重逻辑和变化,而标准是死的。我幻想,有一本书,我看到他,我仿佛上帝要与我交谈,透过它我能透析世间万事万物。
可是我没有看到这样的书,或者说,我的修为还不够。我相信中国的很多古书是这样的书,但是我积累还不够,悟性还不够。或许等某一天我积蓄够了,也就突然能看懂了。在经典 面前我是敬畏与谦卑的,但是我不后悔对烂书的批评。
谈烂书,也不只是为了批评和抱怨。其实更深层次的是我对文化的失望和对其重振旗鼓的强烈期望。
中国人是有智慧的,但就仿佛宗教统治的西方一样,民智是昏睡的。文艺复兴,科学意识的崛起早就了他们现在的强盛。中国古代在权力和生产力的制约中,民智也是潜伏的,可是与西方不同,我们是被闹铃吵醒的。我们被民族危亡的利害关系冲昏了头脑,被敌昌我贫的巨大落差丧失了原则,我们在赶英超美的历史惯性中走不出来,却不知挖掘中国历史悠久文化中的宝藏。
脱离不了为科学观,科学的看得不了科学,那我们只能步人家的后尘。万事物极必反 ,事有兴必有衰。这是我的忧虑,开始我对现实种种惨状的诊断。

至于该怎样走,这需要极大的智慧,这样的人可遇不可求,但是起码圣人要来的路上,你们这些铺路的要好好写书啊,逻辑都不请,圣人看了你们的书已经对读书没兴趣了,转向动漫,综艺节目,韩剧了。知识和智慧的芬芳不应该远胜于那些吗?而你们,竟然只知道拿文字垃圾骗钱。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黑客军团第一集

《黑客军团第一季》是我非常喜欢的一部美剧,曾经第一次看我是一晚上追完的。第二部是今年每周四必定会追,连续两个月追完的。 今天想起这部剧,觉得有重看的必要,所以今天仔细看了一集。我强调重看不是想说我有多喜欢它,而是对于这么复杂的一部剧来说,只有看第二遍 才会看到一些第一部不可能理解的玄机。就像,看了第一集,基本上今后的所有事的起因,目的都概括了。真的是有一种醒悟的快感。 埃利奥特是一个网络安全工程师,嗯,我认为这种人应该不能称为程序员。他有社交恐惧症,没办法和别人正常的交流,只能和自己的父亲交流,可是他爸已经死了。所以必然的,他爽约了好友安吉拉的生日聚会,而是找一个罪犯交流,顺便将那个人交给了警察。 因为有社交恐惧症,所以他会周期性到一个心理学家那里进行“治疗”。很抱歉,因为这个心理治疗师不是重要人物,所以我没有注意他的名字。在这个心理学家这里,他说出了他的真实想法: “ 社会的什么方面让你觉得失望? 哦,我不知道。 或许是我们一窝蜂地觉得乔布斯是那么伟大,虽然我们都知道他的亿万财富都是建立在童工的血汗之上。 或许是因为我们所有的英雄都是冒牌货 世界本身就是个骗局 所有的自身评论,不过是伪装的废话 社交媒体,虚与委蛇 或许是我们亲手选出,非糟糕选举之果,实一物积重之祸 财富,金钱,这也不是什么新鲜事,我们都知道背后的根源 并不是《饥饿游戏》这种书让我们感到欢愉 我们只是甘于自我麻醉 因为不再矫饰是如此痛苦 因为我们都是无能鼠辈 ” 是的这一段话的分量 足够重了,以至于黑客军团以这一集就拿了奖(具体奖的名字我就不给各位查了,总是很厉害的,跟绝命毒师一个水平的)。这一段主要说了这个世界虚幻的本质,人们精神的虚伪之处。当然了,每一个抑郁或者像男主这样的人说出这样的话并不让人意外。这些话很能说明他的孤独之苦,就像后面也提到了他面对孤独的情况: “ 我讨厌孤独感袭来的无力感,痛哭流涕发生的太过频繁,现在几乎每周一次。 我在想,正常人这么悲伤的时候他们会怎么办?我想他们会找朋友或者家人,这不是我的选择。 (然后引入了他的吸毒) ” 是他有问题,还是这个世界有问题?这个矛盾就出来了。是的,他是觉得世界有问题的。(具体的,该如何看待这种矛盾需要具体分析,电视剧可不会为我们的人生负责,判断权还在自己。这种矛盾每个人都有,只是程度不同,埃利奥特是不妥协的主儿,可是对于大部分普通人,适当妥协倒也妥帖)。所以,他说了他的“梦想独白”: &q…

由彤彤被灌药想到的

我终于决定,让彤彤出现在我的文字里。 因为,这是第二次吃药哭了,我怀着不忍之心,决定说点什么。 就在刚刚,我对我妈说了这样几句话:1.你不要管了,2.你这样逼她,她怎么能不哭呢?我妈表达给我的意思就是:不喝药病怎么能好呢?而我的意思是,你信不信你不管我姐也能让她把药喝了。而现在一个在旁边吓唬,一个抱着她灌,就算能喝进去,我觉得着实让人心疼。 我不知道我发表意见在她们那里会得到什么样的看法,毕竟她们在努力让她吃药,而我只是指手画脚。但是我只是想说这件事。 我不想喝了,不想喝药了,我再也不喝药了。是彤彤声嘶力竭呼吁的最多的话。而我思考的问题是,为什么她对喝药存有那么大的恐惧?就是几十毫升的苦水而已,为什么她就那么排斥呢?当我看到上面这种情景的时候,我意识到,她恐惧的可能真不是那些苦水。 听着她的哭喊,我能体会到她的绝望,小孩永远是弱小的,虽然他们有哭这一个致命武器。在强弱悬殊的关系中,大人的作为反而是值得反思的,虽然大人都是好心,哪有谁不关心自己的孩子或者孙辈呢?可是,好心并不能抵消行为方式的不合理。 首先,照顾方式的不合理可能影响孩子以后长大的行为方式,其次,就从较长的时间维度考虑,养孩子并不是一件赔本的事,我们从孩子身上得到的,孩子未来回报的可能远远高于自己付出的。这种比较可能不太合适,但是,当你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你就应该真正尊重你的孩子,感谢你的孩子了。我们总是鼓吹母爱,这是因为大人的意志比较强的原因。如果把爱简单定义为依赖的话,孩子对父母的依赖程度,孩子对父母的忠诚程度,不嫌弃自己的父母,孩子远高于父母。爱的其他含义有很多,有金钱层面的,保护层面的,有占有反面的,有祝福方面的,但是这些方面社会性都太强,也就是说,是在成长之后逐渐才能拥有的,如果拿这些要求孩子,那孩子就是一个消费品,一个讨厌鬼,一个会把父母生活学习工作搞得一团糟的小灾星,一个不知好歹,难以伺候的爷(姑奶奶)。回归本质,孩子的世界里还有你,没有你他就受不了,这还抵消不了他的不好吗?再考虑到等你老了,他也会像照顾小孩一样照顾你,你真的意识不到,他是你人生最好的礼物吗? 不要觉得孩子是来找你索命的,事实上这是太多父母心里的想法(很残酷,但是是事实)。产生这个原因也不能愿父母,因为他们没有能力处理好自己的生活,进而把一切的责任归咎于孩子,试想,如果没有孩子你的生活就美好了?做梦吧,开什么玩笑。 用了两段话就是想说清楚…

早上随笔

早上起床思绪翻涌,我想尽力告诉给你们一点东西,却发现好难。道理总是 最难讲出来的,稍不留意就成了没头没尾的成功学范本,位置也很难把握,我何德何能能对别人讲道理呢? 可是,每一个人的实现,是不可能脱离于社会的,道理的用处就是改造社会,如果不输出出去,怎么验证是否正确呢?所以,这些也是我花时间在键盘上敲这些字的理由。至于,如何能让大家明白我所想的,我列举了几种方法,可是我觉得有欺负别人的嫌疑,因为在写作与观看的关系中,写作永远是强势的。如果我可以立前提,讲规则,举出特例代替普遍实际,那颠倒黑白是分分钟的事。我会做那样的事吗?不会。我那样做了你只会深深的鄙视我,而且浪费我自己的时间,何必呢? 所以,我要做的,只是尽最大的诚意说给你听,听不听随你,认不认可也随你。行善本来就是一件好事了,我不奢望善果能马上出现。我不会哄骗你,因为我对你没有企图,你的人生还是你自己的,我只会对你祝福,希望你越来越好,脱离困苦。 我知道,每个人都喜欢听好听的,这也是为什么那么多人没事就整两句正能量,没事就喝一碗心灵鸡汤的原因。不愿意面对现实,是最关键的问题,当一个人把自己的心智蒙蔽起来的时候,运气只能越来越差,生活只能越来越不满意,只能越来越喜欢虚幻的东西,只能更加执着于蒙蔽自己。一个人如此,一个社会,国家亦如此。 蒙蔽了自己,当然要膜拜成功者,不敢面对困难,当然幻想英雄。鲁迅先生批判了一生的国民性大概如此,但是,鲁迅并没有好报,最可笑的是他自己成了英雄,成了所谓的成功者,名人,成了被膜拜的对象。他的努力看来白费了。 讽刺,批评都是行不通的,鬼才愿意听你骂自己呢,谁心里没点伤疤啊,大家不都一样吗。从众心理是鲁迅更加反感的东西,向来如此,救救孩子,鲁迅把希望寄托在孩子身上。我认为也是错的,孩子的辨别能力基本为零,在这个领域和成功学正能量和强权主义争地盘那怎么可能成功呢?所以,通过孩子改变未来,想法不错,实现不了。就算你争取了一部分孩子,可是孩子在步入社会的时候,社会会通过现有的规则改变他们的认知。白费力。就算他们有理想,能坚持下来,那也必定是满头是血,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我认为理想的方案是 孔子的方案,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这个过程很缓慢,但是似乎是唯一可能实现的方案。最容易能听懂我说话的应该是那些失意的人,那些现实中的失败者,那些loser,那些喝够了心灵鸡汤,费劲全力却几近绝望的可怜人。可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