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谈裸体

春天来了,万物更新,街上跑步的多了,衣服穿的越来越少了。再过几天就是最美的人间四月了。
最近开始了今年的跑步,跑步过后必须洗一个热水澡。忽然喜欢上了洗澡,喜欢那种赤身裸体的感觉。不知道这样说是不是显得很变态,但这是实话。
我不觉得裸体是美的或是丑的,我只觉得那是真正的我们自己。脱了衣服同时也脱去了内心所有的隐藏与蒙蔽,脱去了社会地位和意识形态,一个原原本本的自己站在自己面前不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吗?
陶公说:“既自以心为形役,奚惆怅而独悲?”,我想这里所说的形就是刚才说的脱去的那部分。人生很简单,生老病死,生活不简单,荣辱,贵贱,屈伸,脱去衣服我们面对的事身体的健康与否,穿上衣服需要处理的是扰人的世事。总之我喜欢这种感觉,一种自由的回归本我的状态。
西方的文艺复兴是西方现代艺术,科学的萌芽,而那个时期整个思想的潮流就是思考人是什么。人们摆脱了宗教,礼教的束缚开始真正思考自己的由来,所以那个时期的画是裸体的,雕塑是裸体的,就像每个小孩子赤身裸体并不觉得羞耻一样。面对自己,表现自己,表达自己有什么可耻的呢?
无论怎样,现实中人和人之间有太多隔膜,哪怕是亲人,爱人之间。我想,这是一种病的太久都觉得无法可医的状态,我们被训练成知道何时该说什么话,我们懂得如何工于心计将自己立于不败之地,但是哪一个人不孤单,在经历如此繁琐的规矩的磨练下哪个人不觉得委屈,郁闷。
我想,人本质的追求其实都非常简单,美,爱,真理,自由。哪怕健康也是美的次一级,公平正义,智慧知识是真理的次一级,善良平等仁慈是爱的次一级,所有的东西都是自由的次一级。而现实中,金钱,权力,虚荣,等等都是下面的好几级。那为什么会这样呢?或许是我们隐藏的太久了,已经把内心的自己隐藏没了。
人生一大幸事就是:喜欢自己。其次才是一个自己也喜欢的人说他喜欢你。喜欢这个词很好,很纯粹,与爱这个字不同,它没有那么多累赘的东西,没有那些折磨人的东西。我想,人和人之间的感情停留在这一步就够了,何必爱呢?
我不懂爱是什么感觉,我只觉得爱应该是一种变态的感觉,是很多卑劣的情感夹杂在一起的混合体,人们嘴里所说的爱更多指的是占有,付出,收债,交易,不舍,同情,不甘。
关于裸体我能想到的就是这些,我不知道有多少人会认同我的观点,理解我的感受。我想,我肯定是无法超脱的人了,我只能在一个我不喜欢的氛围中生活下去,看着世间的错误淡然一笑,感谢万物,怀着一颗赤子之心走完自己的人生之路。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黑客军团第一集

《黑客军团第一季》是我非常喜欢的一部美剧,曾经第一次看我是一晚上追完的。第二部是今年每周四必定会追,连续两个月追完的。 今天想起这部剧,觉得有重看的必要,所以今天仔细看了一集。我强调重看不是想说我有多喜欢它,而是对于这么复杂的一部剧来说,只有看第二遍 才会看到一些第一部不可能理解的玄机。就像,看了第一集,基本上今后的所有事的起因,目的都概括了。真的是有一种醒悟的快感。 埃利奥特是一个网络安全工程师,嗯,我认为这种人应该不能称为程序员。他有社交恐惧症,没办法和别人正常的交流,只能和自己的父亲交流,可是他爸已经死了。所以必然的,他爽约了好友安吉拉的生日聚会,而是找一个罪犯交流,顺便将那个人交给了警察。 因为有社交恐惧症,所以他会周期性到一个心理学家那里进行“治疗”。很抱歉,因为这个心理治疗师不是重要人物,所以我没有注意他的名字。在这个心理学家这里,他说出了他的真实想法: “ 社会的什么方面让你觉得失望? 哦,我不知道。 或许是我们一窝蜂地觉得乔布斯是那么伟大,虽然我们都知道他的亿万财富都是建立在童工的血汗之上。 或许是因为我们所有的英雄都是冒牌货 世界本身就是个骗局 所有的自身评论,不过是伪装的废话 社交媒体,虚与委蛇 或许是我们亲手选出,非糟糕选举之果,实一物积重之祸 财富,金钱,这也不是什么新鲜事,我们都知道背后的根源 并不是《饥饿游戏》这种书让我们感到欢愉 我们只是甘于自我麻醉 因为不再矫饰是如此痛苦 因为我们都是无能鼠辈 ” 是的这一段话的分量 足够重了,以至于黑客军团以这一集就拿了奖(具体奖的名字我就不给各位查了,总是很厉害的,跟绝命毒师一个水平的)。这一段主要说了这个世界虚幻的本质,人们精神的虚伪之处。当然了,每一个抑郁或者像男主这样的人说出这样的话并不让人意外。这些话很能说明他的孤独之苦,就像后面也提到了他面对孤独的情况: “ 我讨厌孤独感袭来的无力感,痛哭流涕发生的太过频繁,现在几乎每周一次。 我在想,正常人这么悲伤的时候他们会怎么办?我想他们会找朋友或者家人,这不是我的选择。 (然后引入了他的吸毒) ” 是他有问题,还是这个世界有问题?这个矛盾就出来了。是的,他是觉得世界有问题的。(具体的,该如何看待这种矛盾需要具体分析,电视剧可不会为我们的人生负责,判断权还在自己。这种矛盾每个人都有,只是程度不同,埃利奥特是不妥协的主儿,可是对于大部分普通人,适当妥协倒也妥帖)。所以,他说了他的“梦想独白”: &q…

由彤彤被灌药想到的

我终于决定,让彤彤出现在我的文字里。 因为,这是第二次吃药哭了,我怀着不忍之心,决定说点什么。 就在刚刚,我对我妈说了这样几句话:1.你不要管了,2.你这样逼她,她怎么能不哭呢?我妈表达给我的意思就是:不喝药病怎么能好呢?而我的意思是,你信不信你不管我姐也能让她把药喝了。而现在一个在旁边吓唬,一个抱着她灌,就算能喝进去,我觉得着实让人心疼。 我不知道我发表意见在她们那里会得到什么样的看法,毕竟她们在努力让她吃药,而我只是指手画脚。但是我只是想说这件事。 我不想喝了,不想喝药了,我再也不喝药了。是彤彤声嘶力竭呼吁的最多的话。而我思考的问题是,为什么她对喝药存有那么大的恐惧?就是几十毫升的苦水而已,为什么她就那么排斥呢?当我看到上面这种情景的时候,我意识到,她恐惧的可能真不是那些苦水。 听着她的哭喊,我能体会到她的绝望,小孩永远是弱小的,虽然他们有哭这一个致命武器。在强弱悬殊的关系中,大人的作为反而是值得反思的,虽然大人都是好心,哪有谁不关心自己的孩子或者孙辈呢?可是,好心并不能抵消行为方式的不合理。 首先,照顾方式的不合理可能影响孩子以后长大的行为方式,其次,就从较长的时间维度考虑,养孩子并不是一件赔本的事,我们从孩子身上得到的,孩子未来回报的可能远远高于自己付出的。这种比较可能不太合适,但是,当你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你就应该真正尊重你的孩子,感谢你的孩子了。我们总是鼓吹母爱,这是因为大人的意志比较强的原因。如果把爱简单定义为依赖的话,孩子对父母的依赖程度,孩子对父母的忠诚程度,不嫌弃自己的父母,孩子远高于父母。爱的其他含义有很多,有金钱层面的,保护层面的,有占有反面的,有祝福方面的,但是这些方面社会性都太强,也就是说,是在成长之后逐渐才能拥有的,如果拿这些要求孩子,那孩子就是一个消费品,一个讨厌鬼,一个会把父母生活学习工作搞得一团糟的小灾星,一个不知好歹,难以伺候的爷(姑奶奶)。回归本质,孩子的世界里还有你,没有你他就受不了,这还抵消不了他的不好吗?再考虑到等你老了,他也会像照顾小孩一样照顾你,你真的意识不到,他是你人生最好的礼物吗? 不要觉得孩子是来找你索命的,事实上这是太多父母心里的想法(很残酷,但是是事实)。产生这个原因也不能愿父母,因为他们没有能力处理好自己的生活,进而把一切的责任归咎于孩子,试想,如果没有孩子你的生活就美好了?做梦吧,开什么玩笑。 用了两段话就是想说清楚…

活在以后

现在流行的词叫:活在当下,其本义是不要忧虑,关注此刻的状态,观察自己,观察世界。原来世界一片祥和。这是不错的。 但是活在当下更像是一首诗,镇痛片,虚幻而无法永久保持效用。试问,活在当下时间久了就不会腻吗?活在当下了真的是一片祥和吗?短暂的假象只能让自己免于过度的痛苦,却无法掩盖悲惨的现实和以后还会犯错的可能。 活在当下思想发生的思考过程本身可能是有问题的,问题就出在我们对时间的理解上面。时间,我们总是对它理解不够,重视不够。我们实际上根本就没有现在,我们的现在就是我们的过去,而我们现在的所有动作,甚至思维动作,其结果却是未来。那现在是什么?现在是一种怎样的概念?从时间度量的角度来讲,观测的那一刻为现在,可是从事物发展的角度来讲,现在根本就不存在。这是一个逻辑问题,就仿佛“飞失不动”一样。现在如果不存在,那我是谁呢?我认为,我就是一种相对于时间飞逝的相对静止的一种状态,因为感觉不到变化,所以觉得静止而已,相对于你一生时间的飞逝,高中那几年的相对稳定就可以成为一个当时的概念。 所以,活在当下,是一种不健康的状态,脱离了变化的本质规律,甚至放弃了人的主观作为。可想而知,活在当下一段时间后,你会发现的只能是生活停滞不前,甚至危机重重。 活在以后是一种更加积极的思维方式,如果你此刻的状态有问题,那可能是你今天不走运,更大的可能是你之前错误的决定或者更多情况下的不作为导致的恶果。任何一个危机出现总是有预警的,就仿佛感冒前总是打几个喷嚏一样。当然了,怎样处理过去不是今天想讨论的,我只是想说,重视你此刻的状况,但是不要因为此刻而悲伤或骄傲,因为你应该活在以后。 我并不想发明概念,活在以后其实也是老生常谈,现实生活中很多人其实也是这样生活的,但是,我总感觉现实实在僵化,我不得不再次说这些。 比如如何看待婚姻,说实话,我们的很多困扰不都是自找的吗?对方现在拥有什么真的很重要吗?你现在喜不喜欢一个人很重要吗?如果你此刻都不清楚自己以后往哪里走,拉上别人真的能让你更安全吗?婚姻要么是冲动的结果,要么是权衡的结果,一种是既能说美好也能成为原始的荷尔蒙泛滥,一种则是彻彻底底的交换,交易,抵押贷款,债务捆绑 。我比较讨厌相濡以沫的那套,仿佛每个人的婚姻目的就是找一个依靠,过一种相对稳定的能够活在现在的生活。然后傻傻的说:我们幸福啊。可是,生命的精彩真的在房子,车子,商场,美食吗?我认为,只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