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编程人的苦恼

25-6月-18

至今接触过几种编程语言:C,C++,Java,C#,VB,PHP,JS,JQuery,Python,SQL,LISP.结果过的各种shell:cmd,powershell,linux,折腾过的操作系统环境:Win(xp>win7>win10),mac OS,Linux(Debian,Ubuntu),非常过的开发软件,非常非常多的应用软件。
前一段时间感觉非常疲乏,由而感觉焦虑。后面是更多的年轻程序员,自己的前途在哪里呢?新生技术不断产生,经验已经不构成优势。不断学习再学习,却忘了自己应该做什么了。
我早就意识到编程界已经病了,浮躁,肤浅,封闭缺乏真正的交流,没有责任感创造出太多与人无益的软件产品,助长了社会的不公平。编程的理想,在这样的环境下,会慢慢萎缩,这是实话。
我很难理解,为什么总有人喜欢把自己包装得很厉害,为什么总有人喜爱甚至热衷于给其他人压力,为什么把简单的事情描述的高深莫测。程序员界,同行是仇得厉害,一盘散沙得厉害。
决定写这篇文章是因为看到了一篇文章正好符合我的感觉和认识,下面把文章贴出来。
最后,嘱托所有的程序员家属们,一定要同情你的程序员亲人,他每天面对的枯燥和乏味不是一般人能够忍受的,在这个圈里的挑战和压力一点少于其他行业。程序员往往是沉默的,因为他们深刻的懂得,对就是对,错就是错,容不得抵赖和退缩。
老程序员的建议

权力到底是什么

24-6月-18

人本性是害怕未知的,就仿佛一个寒冷的冬天我们渴望钻到温暖的被窝里。而这被窝就是我们的文明,我们构建的房子就是我们的历史。有人总是说,人太邪恶,太肮脏,也太无知,可是仔细想来历史上所有的肮脏,卑鄙不都是因为人太弱小而导致的吗?人无法战胜自然,战胜疾病,战胜思想的无知,恐惧,贪婪,所以才有了那些罪恶。
我试图从宏观的角度去给人以合理性,因为只有站在更高的角度才能不去关注那些细枝末节,才不会脱离事情的本质。本质上来讲,人从来就是一个整体,虽然我们感觉彼此分离。社会代表着集合,而集合无法脱离其中的任何一个元素。而所有子集的并集就是我们文明的核心。
而权力到底是什么,权力就是核心的代言人。权力是多个个人形成集体后必然产生的,他仿佛力一样,也许看不到但却无时不刻驱动着每个个体完成各自的任务。权力往往也关联着责任,信息的全面性,影响力的合理性,可以更极端的比喻,权力往往接近于真理。虽然古代文人墨客都对权力嗤之以鼻,我们也往往认为权力往往携带者肮脏和罪恶,可是任何人也无法想象没有权力的社会会是何等混乱。
权力的责任就是让核心向前进,而具体什么方向是前进则是另一个问题,是需要严谨的分析和不断试错的。权力的健康情况就仿佛一个人的健康情况,心脏问题,消化系统问题,半身不遂都是不好的,有了肿瘤组织或细胞就应该消灭掉。
古代的问题是,权力的代表们似乎也在做维护健康的工作,可是比较整体还不够强大,稍不留意就被其他权力消灭掉了,规划不均问题让自身无法正常运动,只得重新分配重心。
中国过去完成过客观环境下的完美进化完成。这句话鲁迅大人一定极其反感,可是那是事实。十八世纪以来就有的权力核心被挑战和打败,世界版图的重新定义,一场新的进化之旅已经开始。一战二战的残酷程度比起三国如何呢?为何我们对三国津津乐道却觉得二战太过残酷。对于每一个个体而言,死亡是一致的。必须强调的是,人数从来只是一个指标,而觉得前进与否的一定是结构性或里程碑一样的东西。
权力的大体即如此,权力的运行,只要明白了权力的本质,则会发现权力随处可见。大道国家机构运转,小到公司管理,家庭合作模式。再小就是每个人的自我意识。是的权力就是自我意识,多大的权力就是多少人群的自我意识。
而我希望,每一个自我意识都能看到现实,正常运转,这或许就是所谓的有意义。让所有时间有意义,让所有努力有意义,让所有「牺牲」有意义!!!

情非得已

24-6月-18

感情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当自己的时候积极的情绪会占主动,而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种种毛病就会显现出来,另自己都觉得惊讶。
或许每一个人都是还没有长大的孩子,无论何时总是希望继续幼年时的感觉,而幼年时常有的情绪有什么呢?依赖,恐惧,依靠别人的无助,等等。这些都会在恋人关系中重新反应出来。

成熟的人往往能够压抑感觉,让内心平静,单身的人可以专注于自身或某物而掩盖住自己的缺陷,恋爱中的人,相爱相杀,好不热闹。哪一种更好呢?

毫无疑问的一点是,关系确实是让我们认识自己的很好的途径,我们渴望什么,我们厌恶什么,我们强势弱势,我们冷静或情绪化,我们依赖还是独立这些都会在一段投入的感情中充分得体现出来。关系远远不是必须的,如果是相互伤害的关系,无胜于有。爱,有时候是伤害的筹码,付出,很多时候是变成索要的凭据。因为曾经拥有,就妄想天长地久,这都是幼稚的。痛苦是关系需要终止的提示器。

评论:定州留早杀人事件

23-6月-18

听我姐说上次回家彤彤突然说起死亡,因为不远处的村里有一个杀人案件。
杀人案件的原因是因为女子A和男子B结婚后一年后后悔,不愿跟他过。争吵过后回娘家,B怀恨在心,凌晨三点杀其全家。大街上到处可见的通缉布告竟然让小孩子开始思考死亡。
通缉布告上只写了重大刑事案件,没有具体细节。这当然是当局的合理做法。然而我认为,应该考虑这背后的种种事情。
杀人也好,自杀也好,都是当事人渴望摆脱现状的手段,或是绝望或事仇恨。单单解决杀人犯是远远不够的,是什么客观条件逼迫当事人作出极端的行为才是应该重视的问题。在这个问题上,一个男子娶妻结婚,妻离,这件事对一个人的打击之大是可以理解的。财产损失问题,面子问题,自我认同问题都涉及到里面。
事实已定,就算社会机构强力介入将当事人依法处理也于事无补。客观环境没有变,将来还会出现类似的事件。
生存对于谁来说都不易,或许这才是问题的关键。事件中的婚姻一定是有问题的,这就需要对婚姻重新考量。因为如果只把当作家庭当作风险调控的避难所,一旦这个避难所不存在,依赖不存在,一个陷入绝望的人做出极端的行为是不意外的。
其实每一个人都渴望正义,就比如就目前的情况所有人都希望把杀人犯依法处置。然而假设杀人事件还未发生,我们的社会能否为所有人提供正义的力量呢?我们的社会规则是否曾经偏袒了一方而把另一方逼向了绝境呢?
小孩子问死亡的问题,我决定非常好,因为孩子注意到了本质,就是人死了。法律规定要杀死杀人者是另外一个问题。我们似乎永远也不关注问题本身,而是用各种手段,规则掩盖问题产生的原因,仿佛杀死了杀人者就不会再有杀人犯。
人死了会去哪里呢?这是第二视角的问题,切换到第一视角,人死也是只是长久的睡去而已。我们害怕死去,就和我们害怕活着一样。
最后希望所有人都幸福,内心真正的满足,我相信,一颗富足的心就是我们认为的天堂,一颗富足的心不会害怕死亡,也不会希望别人死亡。

蚊子

23-6月-18

蚊子很小这是废话
人很大
不对比从没认识到
我似乎是没有责任感的人
为这么多细胞负责让我感觉恐惧
执迷,便是囹圄
如何看待肉体,如何看待自己
这真是一生的命题

系统性危机

19-6月-18

端午陪朋友三天,身心俱疲,睡梦里都是日本侵华,自己在乱世里抗争,最后我变成了电,瞬间游走于各处,我看到的影像是骇人的,我用一个词形容:系统性崩溃。
当一个系统出现问题时,人是没有选择的自由的,逃避不再是一种选项。这似乎正是我对一切的看法。
我并不清楚这种感觉是不是所谓的长大和成熟,太多铁铮铮的现实摆在我面前,而我把所有问题统称为系统性威胁。
我不愿谈具体的问题,因为那是徒劳无益的。也不愿得到任何的认可,因为搜索引擎搜索不出我要的答案,对人的不信任造成了我不愿枉费口舌。

谈Eliot

14-6月-18

公司和家里电脑的桌面壁纸都是Eliot,女朋友说:不要用这个人的壁纸了,我看过两集那个电视剧,觉得那个人很猥琐,还吸毒。
我在现实中很少给别人讲大道理,除了我觉得必须的时候。所以我现在解释一下我为什么喜欢他。
Eliot最触动我的地方在于他揭示了一直深埋我心中的反社会思绪。是的,总有一些人总是觉得什么东西不太对,但是又说不出到底什么不对,直到有一个人点开了一切。而Eliot可能就是点开我的人。
我的脾气秉性决定我注定是喜欢反社会的。喜欢老子庄子而不喜欢孔子,喜欢毛泽东而不是蒋介石,喜欢的书《家春秋》《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愤怒》《遥远的救世主》,崇拜的人物克里希那穆提。这些都有一个共同点,反叛,质疑,反抗。
我并不是一个坏人,但是却是不招人喜欢的人。我骨子里是一个没有上下级观念的人,这将是影响我发展的绊脚石但是我容忍了自己的“缺陷”,因为我需要维护自己的完整性和一致性。
我不敢说我对这个世界有怎么样的认识和见解,很多选择我也是根据感觉做出的,我认为感觉是更高层次的理性。就比如说:有的人看过很多书,但是都忘记了,甚至他自己也想不起看过某本书。可是看这本书的过程早就深深的刻在了大脑回路里,一旦做出和大脑回路相反的抉择,自身是有反应的。我把影响我判断的感觉称为,不信任感。洋气点叫做质疑。
我曾经断言:一个照顾不好自己的人,是无法照顾别人的。这是前女友给我的警示。之后,我对一切人都产生了敌意,包括我的家人。

近况

14-6月-18

最近非常不好,每天晚上做噩梦。我似乎感受到很大的压力,工作,感情,生活。很多事严重耗费我的能量。
一周没有跑步,不想跑,这正是颓废的例证之一吧。
我明白此刻的现状,但是我并不会一味否定自己,我确实遇到了问题,而这些问题是我必须跨过的。事业上,我难受于还没找到自己真正热爱的事业。编程确实是不错的方向,可是我似乎并不太适合记录太多东西,我的内心是对一切技巧性的知识不屑的,我的内心也容不下虚假,编程界在我看来是浮夸的,各种论坛飘荡着我很不喜欢的氛围。我从来不觉得使用别人的东西可以称为技能,我也不觉得做一些对社会无益的工作是有价值的。在我看来互联网已经成了加剧社会矛盾的催化剂,人工智能,大数据我内心是抗拒的,因为我不清楚那会对社会造成什么。大数据,或许是1984实现的基石吧。我看了很多学习编程的视频,里面没有一个是强调做有价值的工作的,就仿佛学校里的老师,让你赢得好分数,却不会告诉你人生是什么。老实说可以说现实就是如此,学习人生可以在别处学,占据了那个位置却不做那个位置该做的事。所以整体上来说,我不喜欢这个圈子。也许有人说技术本身就是中立的,可是如果把程序员当作社会老师的话,这个老师完全适应并且强化学生的欲望,这是老师该做的吗?没有责任感的人的真实体验可能是他真的觉得自己完全没有责任。
也许人越长大,越能看到世界虚假和肮脏的一面。所有人都参与其中也都觉得自己完全没有问题。
感情上,我似乎已经走上了错误的道路,在爱中感觉孤独,是这样一种感觉。社会主流意识往往认为男性应该为爱肩负更多责任,男性应该宽宏大量,应该坚强。可是我往往感觉,爱情的决定权往往在女性手里,男性在这个年代的基本元素注定包含:忍受,委屈,懦弱,牺牲。我今年29岁,大龄的我还在为是否应该步入婚姻而徘徊,因为我不确定婚姻对我是否是一种威胁。
女性往往说不懂男性在想什么,其实男性从来不会只爱女人,而一个心怀宽广的男人注定不会痴迷于女人。女人的矛盾之处在于一方面要顶天立地的男人,一方面自己的所有希望注定对方只能是一个市井之人,甚至希望的对方只是一个奴仆。

婚姻与人性

10-6月-18

昨天周六,女朋友没来我家。我感觉自责,或许在一起的时候我表现的并不让她满意。甚至我自己也觉得非常不好。比如家里很乱,比如厨房有一半的时间没有收拾,比如没做什么开心的事情。
不知道为何,每次她不来的时候我都会收拾屋子,把屋子弄的干干净净,甚至还会喷些香水。她来之后总说:我不来的时候你过得这么滋润。是的,可是在一起的时候我似乎没有心思查看自己的居住环境。
我很感谢她没有太多指责。
或许在关系中一个人可以看到真正的自己。虽然我自认为是比较喜欢干净的人,自己的时候也会收拾的很好。可是一旦投入到关系中,潜意识会把一些事情推给别人。这也是为什么勤劳的母亲操劳一辈子,男主却往往越惯越懒。
婚姻,也许是一块试金石。一个人有没有问题,表面的问题还是深层次的问题都会展现。
基于以上事实,如果处理家庭事务就尤为重要。首先,尊重事实,自我是什么样的人,对方是什么样的人。其次,绝不指责对方,不推卸责任。其三,绝对不能轻易抛弃,离开是最简单的方式,可是一旦有来离开的念头人就非常容易把事情往坏的方向推进。
昨天和我姐散步,我们很坦诚得面对对方,她说出一些我看似小儿科的道理,我没有犹豫的质疑。我也试图用形象的例子表达我对一切的看法,用哲学的角度去看待事物,而她质疑我:那样还有什么意思呢?或许我们都已经足够成熟和信任,我已没有来不被理解的难过恐惧,她也可以很好的面对对方不是适合的倾听者这一个事实。回来后我想,我无法说假话,我不会顺着她说,那样很简单但是我会很难受,如果最亲的人都不能表达真是观点,那是可怕的。
曾经我还想过,如何处理家庭事务,是不是要定一定的规则,是不是要定时开会等。看来是我太简单了,任何的规则都会将制定规则的一方立为权威,而对于制定规则这件事又会激起很多矛盾。有权威就一定有压迫,有压迫就没有幸福可言。
幸福一定是艰难的,否则幸福就不会是幸福了。希望每个人都真正努力,追寻幸福。因为幸福应该是每个人的容身之所。

篮球筐的高度

09-6月-18

篮球筐的高度谁来定的呢?注意到,大部分人是无法摸到篮筐的。能够到的以能扣篮为自豪。
然而,谁规定的篮筐高度呢?为什么许多人都体会不到扣篮的快感,为什么打个碰到地上能弹起来的球需要去遵守什么规则呢?我们在玩什么,是什么玩了每一个人。
规则和秩序是竞争的必要条件,有许多人赞美竞争,可是他们的角度往往是间接的。而主观上,竞争造成来社会的问题,个人的问题。
并不是所有人都打篮球,可是社会上种种的竞争都不是如此吗?仔细想一想,为什么健身,为什么化妆,为什么为自己带上种种面具。不就是因为我们希望占据更多优势吗?
人生很复杂,生存很艰难,万事都很难做,学习往往很痛苦,努力意味着和自己较劲与己为敌人,意味着欲练此功必先自宫。
然而你想一想:生活其实很简单,无非一张皮肉,吃喝拉撒,人情冷暖。是什么让一切变得复杂,那个定篮球框高度的人!!!
不要变成会跟随的羊,不要变成见篮就投的人。

阴谋,隐私

09-6月-18

哪里有什么隐私呢?每个人基因都是近似的,在同样环境下成长下存在相同的七情六欲。为什么会有隐私呢?
说到底还是竞争,竞争就会有阴谋,有阴谋所有需要隐私。
一个人总不能说:我占有欲很强,咱们一起做生意吧,我一定不会让你吃亏的。这是矛盾的,不是吗?一些欺世盗名之辈如果展现了自己的私生活,怎么还去忽悠别人呢?隐私的用处正在于此。所以一个自己看不懂的人,是千万不能相信的。一个表里不一的人,是很可怕的。
隐私造成了真我和自我的分裂,而这种分类导致社会更加背离人性。在阴谋的丛林里,懦弱而恐惧的灵魂无处躲藏,哪怕是皇帝的新衣我们也愿意相信。

Lychee一些自定义设置

08-6月-18
  1. 添加j,k切换图片功能。

  2. lychee-create-medium插件生成缩略图不清晰问题解决。

  3. lychee-rss插件,可以看到所有照片包括私密照片的问题。

技术分享总说明

08-6月-18
  1. 不包括:有技术积累的东西,在Docear中完成。
  2. 包括:自己修改的代码。
  3. 包括:自己写的软件。
  4. 包括:网上没有人写过的经验。

不去联系

07-6月-18

女朋友竟然是不会微信聊天的人,手机键盘永远是26键的,我告诉她九宫格打字更快她也不听。
前一段时间闹分手,微信删掉了,然后和好后一直用电话联系。
我发现电话联系反而会让两个人的关系更好。有了困难尽力自己解决。想说的话记着,见面当面说。这样确实很不错。
我想起那些被我删掉的好友。其实我此刻注意的是彼此都没了联系而现实可能是,我其实存有他们的电话,他们也有我的。但是都不会联系。因果关系就是如此。
女朋友问我,为什么特别不喜欢拍照。我说:我不希望活在别人的世界里面,我难以想象有人会拿着我的照片说,你看这是谁谁谁,他怎样怎样。这样的误会是我难以接受的,哪怕两个住在一起的人,睡在一起的人,两个人都很难彻底了解对方。而陌生人之间,交集就是交集,保留交集本身就好了。彼此分割,谁都比较自在。
不联系,不把自己的烦恼倾泄给别人,不打断别人生活的节奏,不占用别人的时间,这样不是很好吗?

无法选择的竞争

07-6月-18

逃不掉的竞争
是现有的自私,再有的竞争呢?还会反过来。毫无疑问,自私和竞争造成了无数的痛苦,包括焦虑,恐惧,迷茫,因“努力”而浪费的时间和精力。可以说,自私和竞争就是监狱,就是地狱。
成长,是类似熬鹰的过程。那个孩子青春期不痛苦,在自我形成的过程中,那个孩子不迷茫。只不过孩子并没有辨别陷阱的能力,相对弱小的他们在家长,学校,社会的压力下没得选择。鹰一旦熬成,这个人就完了,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说童年快乐的原因。童年的环境总是不甚满意的,可是因为那个时候孩子心是打开的,是自在的,是快乐的。
有人会说,又得就有失,成为社会人必定是要肩负责任并作出牺牲的。关键是牺牲的是什么。仿佛我们此刻是一比一的交换一样,现实是我们牺牲十个人换取一个人,每天活得没有安全感换取片刻的安息。
人择善而居,鸟择林而栖。问题是大部分人很少意识到环境的问题,而执着于物喜,己悲。

该做什么?

05-6月-18

脑袋被撞,答应了猎头大热天来回五个小时的路途去参加了个面试。IT经理问了一个问题:为什么你要做重复性的工作。
面试完我自己在会议室久久回味这个问题。展现在我面前的仿佛是我停滞的人生。回想起自己,确实没做过什么有意义的事情。
活着,或许对大部分人都是生物意义上的。活在习惯的环境当中,做着重复的事情,或许会有充实的感觉。可是一旦脱离往日的轨迹就会发现,人生是荒芜的。
每天早上和平姐跑步,起床往往是艰难的,而运动起来也不会追问自己为什么为难自己。早上六点,公车上已经挤满了人,哪个人不是奔波呀。我对平姐说:那些公车上的人这么辛苦,却做不了什么有意义的事,不是很悲哀吗?平姐回答:有的人能做有意义的事情。我本想继续讨论那些看似有意义是否真的有意义,可是我不想让自己被认为悲观,也不想与人争辩强词夺理。
我感觉自己越来越能洞见生活的真相了,我眼前经常能浮现出一个孩子由小到大,由大变老的种种。我心生怜悯,而这怜悯通常被人认为矫情或者悲观。
我有家人,他们都很关心我,却几乎不知道我在想什么。我试图在他们哪里寻找过帮助和答案,而他们的答案让我愤怒,所以我背离了他们。我知道他们关心我,我同样也希望他们过得好。我有女朋友,也有前女友,在感情中会有温暖同时也有疲惫,不知道现在的女朋友未来会在何方,不知道之前的女朋友能否做到坚强。
人,到底能控制的事情有多少呢?答案可能是少之又少。愿望的代表着冲突,而那些冲突则是我们通常意义上人生的苦。
该做什么,能做什么呢?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我希望家人过得好,希望女朋友快乐成长。无论我怎样希望,我还是无法cover them。我能做的是cover 我自己,cut 我自己。我希望我活得纯粹。

想结婚了

22-5月-18

班车上醒来,突然一个念头很强烈的占据了我的身心。该结婚了。
不是想结婚,而是该结婚,该意味着天时地利人和,只差一个决定。
我被自己的这个念头震惊,又不禁激动和欣喜,前几天我们还在有矛盾啊,至今我们都很少有话说呀,可是为什么突然想和她结婚了呢?为什么意识理想突然失效了,难道潜意识里我已经认可了吗?
结婚,等不到十一,更等不到元旦。我是不相信什么吉时的,一切计划的事情都会被打破,想结婚就结了,我喜欢这种单纯。
闪婚,裸婚,隐婚这些词被我一个个往自己身上套,结果发现,婚姻在来临的时候已经不具备什么神圣。往日的感觉,也许是恐惧,而当恐惧褪去的时候,只意味着另一个更充实更有挑战更幸福的生活。这是很神奇的事情,以前我觉得一个人很好,此刻却很惋惜自己的时光。一个人终究是孤单的,没有压力人也是不会进步的。
我有一丝丝愧疚,因为回想起来她已经对我发出过结婚的邀请。她会因为我独自会老家感觉生气,因为没带她。她会给我透露出十一想带我回她家。她会问我今后的规划,抱怨不知道我的规划里是不是有她。一切的信息透露出她对我基本认可。
任何事都不是完美的,比如我至今无法让她采取我的看法。她对我也有很多怨言要讲。但是我们之间始终是平静的,就算有矛盾,基本不会超过一两天。她对我的理解,我多次感激备至。
她做菜很难吃,坦白说毫无天赋。她并不守时,晚睡晚起,记忆力极差,在人际关系中有一些还不成熟。可是这些缺点和我的缺点比起来算是什么呢?
或许今天是一个很重要的节点吧。

奇妙体验

21-5月-18

经常在睡觉以前进入一种状态,我闭上眼睛,眼前可以浮现出很多有意思的图像,仿佛那里是一个奇妙的世界。我不能够用大脑,一旦用心思在上面眼前就只剩下黑暗。而当我完全抛弃自己,我就可以看到那些,我很喜欢进入那种状态,因为看那些线条是非常享受的事情。
我的意识还是能影响到那些画面的,可是控制需要技巧。
女朋友在旁边说话,我却说,让我再看一会,她说我让她很害怕,她不知道我能看到什么。我也不能描述什么,因为我也不知道那些东西的含义,我只是认真的看着,别无其他。
我痴迷于那些线条,那些图像,他们那样灵活而敏感,又是那样坚定和不容质疑

婚姻是一只碎花瓶

20-5月-18

我还没有结婚,而我是考虑结婚的人,所以我想结婚与我并非毫不相干。所以我有发言权。
不可否认无论我们怎样定义婚姻的本质,婚姻制度是目前社会制度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而婚姻说到底就是一个制度,而制度则是规则或者约定,秩序。秩序的目的总是好的,而反观所有秩序,受损害的人大部分是好人。
比如我们为坏人准备了监狱,可是却为好人准备了时刻都应在意的锁和钥匙。坏人应该受惩罚,可是就是这个约定却强化了好人的恐惧,所有人都开始用锁,每个人都必拥有几把钥匙。我们应该解决的是盗窃本身不是吗?盗窃本身是贫困吗?是分配不均吗?还是真的有一些乐于损人不利己的基因物种??这些才是核心问题。
类比于婚姻,婚姻制度的逐渐瓦解是必然的事情,可是目前还是值得重视。比起锁,大门,这类妨害好人的事物,婚姻的影响到底大小,我一个门外汉是无法评价的。门外汉觉得,起码婚姻的存在虽然帮助保护了个人,可是也分化了社会成了一个藏污纳垢之地。对于安全感的执迷反而加剧了自己和整个社会的不安。就比如我们分清了自己家和大街的产权,我们会尽量让自己家干干净净(sometimes),而不顾及乱扔垃圾,看到别人扔垃圾也不制止和捡起。丑陋的真的是人性吗?还是我们的社会框架本身就造成了分化。愤怒于别人的过失,却谅解自己的过错,这不是芸芸众生的常态吗?
我想,我写文章总是抓不住重心,本来我只是想表达婚姻只是一个不完美的集合,而集合从本质上上无法完美,因为集合属于不自由。可是我没有办法直接说这一点,因为一切问题都是关联的。我不愿意读那些学习写作的东西,因为有一些方法确实可以给读者留下好印象,也帮助作者更好的传达中心观点。可是那会妨害我的发散思维,会打破我自身的逻辑性。文字,本身就是一个个字堆砌而成,字句为小片段,段落文字是大片段,一整本书是某一方面的大集合。仅此而已,文字如果能当饭吃也不会那么多人饿死了,文字能完全解决问题,现实还会是这个样子?所以我对写字的利己性坚持不易,至于要给别人洗脑,我会另想手段。给别人洗脑当然是不该的,可是这个社会已经被真正的坏人和自以为不是坏人的坏人洗坏了,难道不该拨乱反正吗?
再一次脱离重心了,而且我总是强调一些虚拟的概念,比如好人坏人这些确实让人反感,可是文字本身就是有局限性啊,你用一支铅笔让我去画一副油画吗?不比纠结于一点,而要看到趋势,看到变化,不是吗?文本本身并无意义,就比如现在的埃及文字,关键在于读的人。
文字是毫无意义的,这也是我坚持的。也许有人说某人的词句传了几千年,可是我只能认为那是悲哀。如果你还能为曾经描写贫困的诗句而刻骨铭心地落泪只能是我们现在还没解决贫困问题。如果你读牛顿的理论而不知道有爱因斯坦这个人,那么我们目前的进步就不会这么大。类似的,如果你坚持爱因斯坦或者霍金的理论,对不起,你已经彻彻底底错了,因为你已经忘记了质疑。而如果你对文字的权威性无法从内心打破,那么你还没有认识到你自己。
牢笼不只是铁窗那么简单,更牢固的牢笼在我们心里。

随笔-是否该写回忆录

20-5月-18

读书时,一些回忆总是让我无法专心读书。我回忆着自己的过去,过去的失败,过去的不堪。我在意识上觉得那些已经过去,可是潜意识里仿佛我无法用时间去抹除。所以,也许该作出一些行为去纠正我的潜意识了。
说出伤痛和懊悔是否是积极的行为呢?过分强调曾经的失败是否会强化自己失败的自我意识呢?可是我尝试了用时间去抹平,似乎没有成效,我坚持让自己不想家,远离了认识的所有人,可是那些记忆一直都在,而且如果回忆变成了恐惧,那些回忆可能真的会变成自己的一个病灶,这件事情必须尽早解决。